心理學家蘇珊. 弗沃 (Susan Forward ) 認為『情緒勒索者』的行為,常會造成混沌不清的迷霧 (FOG),因為他常會讓被勒索者感到恐懼 (Fear )、義務 (Obligation)及罪惡感 (Guilt)。情緒勒索者會為「施與受」訂定新的界限,他們常常強調自己的犧牲,以及我們的責任,所有愛和甘願的動機,似乎全被「義務」和「責任」所取代。身陷於這些感覺的被勒索者,常會摸不著頭緒,找不到出路,就像陷在迷霧陣一般。

情緒勒索的六項特徵 :

一、要求 : 勒索者只為達到自己的目的,不太能容許別人有絲毫的討論或改變的餘地。
二、抵抗 : 被要求的一方為保有自己的空間,剛開始往往會加以抵抗。
三、施壓 : 勒索者只為達到自己的目的,便開始施壓。
四、威脅 : 勒索者經常會運用一些手段,讓被勒索者產生恐懼、困惑與罪惡感。
五、順從 : 被勒索者為了不破壞彼此的關係,為了減輕自己的罪惡感,或是避免更糟的後果,於是改變初衷,犧牲了自己的原則或權益。
六、舊事重演 :勒索者食髓知味,會繼續運用這些手段,而被勒索者因為陷在迷霧中,而任令它一再重演。

四種情緒勒索的型態:

一. 施暴型 : 這類型的『情緒勒索』最易辨識,只要不順從他們,他們就會怒髮衝冠,語帶威脅或是生悶氣。『不聽我的話,就請走人』是他們的格言。

二. 自虐型 : 這類型的人常會操縱別人,傳遞出『如果不照著他的要求去做,他將會很沮喪,甚至無法活下去』的訊息來警告他人。他們常把生活搞得一團亂,甚至會傷害自己,或採取自殺的舉動。

三. 悲情者:他們在無法遂其所願時,常會表現出沮喪、沉默,好讓人察覺其苦處,但卻避談真正的原因,表面上好像他們很脆弱,但卻是『沉默的暴君』。

四. 欲擒故縱型:這類型的『情緒勒索』會先釋出正面的訊息,並且允諾關於愛情、親情、友情、錢財或升遷的要求,然後再告訴他人,如果不順從他們的要求,便什麼都拿不到。


這類令人苦惱的互動情形常是造成人與人摩擦的主要原因,我們卻「習焉而不察」,很少能明瞭其中的真正原因。因為我們常常以為是溝通不良、個性不同、想法有落差......。尤其「軟土深掘」、「吃人夠夠」的現象,已經不是溝通不良、個性不同、想法有落差的問題了。

事實上,那是一方想要凡事都依自己的方式進行,因此不自覺的犧牲或忽視對方的感受、想法、甚至利益。這不只是溝通不良而已,而是在下意識中彼此的力量和權力在較勁。此時,前一陣子,工作單位因人員重整,有些同事大鬧情緒的模樣,似乎可用這個角度來剖析。


大部分情緒勒索的受害者都隱藏著不快樂的感受,並且會以沮喪、焦慮、暴飲暴食、頭痛等方式,取代直接說出自己的感受。不少情緒勒索的受害者會質疑自己是否有權利表達感受,尤其是憤怒的感覺。他們可能會將情緒內化,進而轉化成沮喪的來源,或是以合理化的方式來處理自己的憤怒。伴隨著情緒勒索而來的壓力和緊張,以及各種負面的情緒,常對個人的生理造成影響,甚至會出現各種生理上的病癥。


我們很有可能因為害怕對方生氣、為了保護關係、無法容忍挫折與失落而淪為情緒勒索的受害者。駱重鳴(2002)指出,情緒勒索或許不會威脅我們的生命,但卻會奪走我們非常珍貴的一項資產—自我完整性。倘若不斷屈服於情緒勒索,將會使人自尊與內在受到傷害。
  伴隨著情緒勒索而來的焦慮、壓力及各種負面情緒,常對個人的生理造成影響。情緒勒索讓任何人際關係不再安全與信任,雙方愈來愈無法坦然相處。遭遇情緒勒索時,可用四項方式應對:堅持自己的原則、面對壓力、設限、讓情緒勒索者知道他們的行為是不可取的。以誠心的態度面對彼此的問題,杜絕情緒勒索者逾矩的言行,也保護自己。


以上資料來自GOOGLE


如果還不懂的話這邊有例子

「前兩天我加班的時候,我媽打電話要我幫她買好晚餐要煮的菜再回來加班,我跟她說我現在在忙,要她自己買。回家之後,她很生氣地對我說:生你這個孩子,不懂得體諒媽媽的辛苦,我真是教育失敗,是個失敗的媽媽!
我聽了真的很無言,每次回家,都變成壓力,好像沒做到媽媽的要求,自己就是個不孝子一樣」


「我男朋友已經沉迷電玩好一陣子了,上次我跟他說能不能分一點時間給我,他很生氣地對我說我很盧小,罵我任性不體貼,本來我覺得不是這樣,但每次都被他這麼說,讓我開始懷疑我自己是不是有問題....」


---

對我真的是氣到瘋掉了,拜託以後不管跟任何人都不要成為情緒勒索者
也不要用言語去包裝自己的任何話,包裝得很好假裝自己都無所謂再用言語去逼迫對方做什麼事
但如果你要破壞彼此的關係的話,這是條捷徑

---

補充

我譴責這些行為是在不斷重複發生的情況下,人都會有一兩次如此,但是當成為常態持續發生的話就極有可能造成人際關係問題以及迫害他人的自我完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