望著他的背影,我始終忘記從什麼時候開始,是這樣追隨著他的。

「怎麼了?」他開口問道,低沉卻輕柔的嗓音彷彿夜中輕響的笛。

「沒、沒有,」我愣了下,「那個...子悟學長,我們什麼時候要出發呢?」

「快了吧。」他望著皎潔的月,「這次比賽,一定要贏。」

「好。」我點點頭,回應著他。



在這個國家中,因為緯度高,常常都是黑夜。

這樣的現象被稱為「永夜」,聽說在遙遠的另一顆,叫做地球的星星,也有著相似的光景。

「在想什麼?華珊。」那個輕柔的聲音再度響起,

「我...我只是在想,聽其他國家的人說,『白天』是多麼溫暖美麗,不知道那是種什麼樣的感覺呢?」

「白天啊...」他搔了搔頭,「不知道,沒見過。」

話還是一如往常的少,卻是我最習慣的那個他。

那個在狩獵比賽中,永遠拿冠軍的子悟學長,

總是帶著殺氣,轉過頭卻有溫暖微笑的學長,

我想白天的感覺,大概就是學長的笑容吧。

共 1 則回應

0
感覺好帥
馬上回應搶第 2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