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幾乎天天作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