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我們說著話就讓我感受到自己實實在在得活著

即便你說你的溫柔要留給可愛的他

我也覺得我們是損友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