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庚科技大學 護理學系

呼蘭河傳

2017年3月6日 11:53
王寡婦一年一年地賣著豆芽菜,平靜無事, 過著安祥的日子,忽然有一年夏天,她的獨子到河邊去洗澡,掉河淹死了。 這事情似乎轟動了一時,家傳戶曉,可是不久也就平靜下去了。 不但鄰人、街坊,就是她的親戚朋友也都把這回事情忘記了。 再說那王寡婦,雖然她從此以後就瘋了,但她到底還曉得賣豆芽菜, 她仍還是靜靜地活著,雖然偶爾她的菜被偷了, 在大街上或是在廟台上狂哭一場,但哭過了之後, 她還是平平靜靜地活著。 至於鄰人街坊們,或是過路人看見了她在廟台上哭, 也會引起一點惻隱之心來的,不過為時甚短罷了。 還有人們常常喜歡把一些不幸者歸劃在一起, 比如瘋子傻子之類,都一律去看待。 哪個鄉、哪個縣、哪個村都有些個不幸者, 瘸子啦、瞎子啦、瘋子或是傻子。 呼蘭河這城裡,就有許多這一類的人。 人們關於他們都似乎聽得多、看得多,也就不以為奇了。 偶爾在廟台上或是大門洞裡不幸遇到了一個, 剛想多少加一點惻隱之心在那人身上,但是一轉念,人間這樣的人多著哩!於是轉過眼睛去,三步兩步地就走過去了。 即或有人停下來, 也不過是和那些毫沒有記性的小孩子似的向那瘋子投一個石子, 或是做著把瞎子故意領到水溝裡邊去的事情。 一切不幸者,就都是叫化子,至少在呼蘭河這城裡邊是這樣。 人們對待叫化子們是很平凡的。   門前聚了一群狗在咬,主人問:『咬什麼?』   僕人答:『咬一個討飯的。』 說完了也就完了。 可見這討飯人的活著是一錢不值了。 賣豆芽菜的女瘋子,雖然她瘋了還忘不了自己的悲哀, 隔三差五的還到廟台上去哭一場,但是一哭完了, 仍是得回家去吃飯、睡覺、賣豆芽菜。 她仍是平平靜靜的活著。
6
.回應 0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