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1月5日 15:21
「自從你阿公過世,你們已經兩年沒來看我了。」奶奶說這句話的時候,陽光照在她的臉上,眼眶已經濕了。 我沒說什麼,還是笑了笑。 … 一直以來,笑是我的招牌,人前一定會笑。 給人好親近,沒有壓力的感覺。 以前認為這是為別人做的。 不知不覺卻發現,這也是我自己的武裝。 可真可假的笑容,虛幻的笑容,發自內心的笑容。 什麼心情都好,笑是唯一外在的表達。 難過的笑,痛到笑,不捨的笑,開心的笑,滿足的笑,喜歡的笑,珍惜的笑。 不是說,愛笑的人運氣不會差嗎? 那麼,為什麼還是有這種奇怪的感覺。 有缺陷的、不完整的感覺。 … 靈性的知識帶來了很多慰藉,實際上實踐的時候,真的不簡單,還是有人我沒辦法接受,還是有事我看不過去,看到別人在難過的時候,想讓他心情平復,還沒有完全看透這是自由,他們的選擇。 … 就這樣吧,繼續實踐下去。 隨興就好了。
5
回應 1
文章資訊
共 1 則回應
國立彰化師範大學 物理學系
豪(´・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