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5月22日 16:46
「走夜路的時候一定要小心哦。」他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堆滿的笑容,讓我覺得有些陌生。 「…,嗯,我會注意的。」 … 很久以前,在沒有人類的時候,沒有草和動物,沒有生命的時候,這裡堆疊的塵土,足夠再形成另一個不大不小的星球。 有些塵土沉積在地下,有些則隨著風飛揚,形成特別的圖像,沒有生命卻蘊含著強大的生命力。 … 「今天的風滿大的呢。」微笑著說出令大家都尷尬的語句,卻毫不自覺,這是他讓我覺得最厲害的地方。 「嗯…,是啊。」扭曲著臉笑了笑,硬是湊出幾個字,讓氣氛不這麼尷尬。 「那邊有沙塵暴,看起來不太妙哦。」他舉起手,擺向右前方,氣旋捲起不小的沙塵和落葉,但也沒有大到讓人驚慌的程度。 「嗯,好像是呢。」我敷衍的揮了揮手。 … 在生命的初始,以水、空氣及陽光涵養著,以土為底,使生命扎根於地。 而塵繼續隨著風前行,隨著水流動,直至某個時刻,那個必須落腳的時刻。 只是,為時尚早。 … 晚風吹拂,帶來一絲涼意,我覺得,秋季的夜晚,特別適合夜遊。 有詩人的浪漫,有夜晚的孤高,還有一個人的自在。 但今日有些異樣,不知為何吹來的風,總是含著細砂碎石,打著皮膚,叫人生疼。 「嗨,真巧呢。」他從對向走來,全當這風不存在似的。 「對啊,真巧啊。」 … 「還有,他們落腳的時間,到嘍。」他咧著嘴,笑的越發燦爛,勾起我最深的恐懼,對死的恐懼。 「我不懂…。」我顫抖的擠出幾個字,但靈魂彷彿已經知道了,這個段落該有的情節。 就這樣,塵土開始落腳了。
0
回應 0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