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文
「想問問大家,能不能回憶一下第一次對死亡的認知是什麼時候?」

沒有傻梅那麼敏銳~也沒經歷這麼多
只是想說說關於我所知道的死亡
啊~~~文長,給個懶人包:
「死亡是啥,挖金價母災~~」謝謝大家(鞠躬XD
-------------------------------------------------------

第一次也是在國小
打完球一身臭汗,爸爸來接我
只是輕輕地說了一句「姑奶奶剛剛在來我們家的路上車禍走掉了」
「喔」我說,不知道該做何反應,不懂這是什麼感覺
那天晚上本來很吵愛說話愛亂想的我整個人怔住了
只是默默地做著本來該做的事
只是想著吃不到姑奶奶做的點心了
另外
身為一個理工宅 其實不太容易去相信一些沒有科學根據或是現在無法解釋的事
但是上香那天
我真的感覺到有人在摸我的臉頰,真的...

第二次是國中
外公走在路上莫名的被撞進了加護病房昏迷指數3(最低
當晚去醫院看見外公剛縫合的臉痛苦扭曲又插滿了大大小小管子
爸媽一直喊著外公,撫摸著他冰冷的四肢,
我,又是杵在原地,動也不動
就這樣靜靜的看著,想著
隔天凌晨爸媽就接到醫院通知外公走了
告別式那天,我也沒有哭,只是靜靜看著大人們的反應
以及那些我不太理解的儀式
中午回到學校
真巧,下午表演藝術課放了一部電影:送行者
看完電影我仍舊沒哭,
回到教室後,也許是課程太無聊讓我有時間亂想吧
我眼淚開始不停地掉,不是轟轟烈烈傾盆大雨那種
只是綿延不斷一顆接著一顆滑落
OK我仍舊不是很懂自己在哭什麼,只是相處的畫面一直浮現腦中

《送行者 禮儀師的樂章》
「死,也許是一扇門,死不意味著結束!」,
「死者穿過這裡,走向另一扇門,我像是守門人,在這裡送走許多人,跟他們說再見,也跟他們說將來還會再見!」

最近的一次,也是最親的一個,是我的爺爺
惡性脂肪肉瘤,似乎算是癌症的一種(!?
過於年邁無法開刀,不得不選擇放棄急救只做安寧瞭養
幾個孫子們假日漏夜輪班照料 反而成了長大懂事後和爺爺互動最多的一段時間
看著他慢慢變得沒有力氣、口齒不清、無法進食,聽著他疼痛哀號、一陣陣的急促呼吸聲
無能為力的同時,也不禁要思考,換作是我,會希望怎麼離開,
是不是,可以不要那麼痛苦?
會發生的,終究躲不掉。
永遠記得那天晚上不知怎地就是無法入睡,就是有種說不出的莫名預感
隔天一早7點多,果然,手機響了。
永遠記得我是怎麼個飛奔法一刻不停留直奔家門
「沒事了,現在不痛了」真是句再讓人鼻酸不過的話
告別式前一天晚上
在會場,孫子們和爺爺的頭像自拍,帶著一抹淺淺的微笑
爺,謝了 :)

唉每次說事情說到最後都會不小心離題Orz
最後只想說,或許就像我媽說的
「我們知道有關於死亡的知識太少,所以才會感到恐懼」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到底死亡是什麼?我們為何而生?
但私心覺得就是這個「不知道」讓人生變得有趣、有意義
就像如果打Gameboy一直調金手指
很快就會玩膩不玩了

「我還是不知道我要什麼,我只知道我不要什麼,我不要一個平平淡淡,一眼就可以望到死的人生」
-劉媛媛

或許
不管未來會在哪裡
不管發生什麼事
或者生或者死
總會找到一個屬於自己的位置
至少我是這麼相信著
就像餐桌上
奶奶多留的那一雙筷子,那一碗五穀飯

-笨蛋小弟

共 7 則回應

0
乖 給妳一個ㄊㄓ去暑

Post images


-文化藍點點-
3
藍點點真的是很迅速诶河河河
0
習慣了就沒什麼感覺了


椒麻黃
0
是啊~~時間是最好的解藥
0
嗯……我要什麼人生?
0
好歐~笨蛋根本不是笨蛋!!!
害我差點在轉運站哭 (〒︿〒)
我要罷寫了~~\( ̄<  ̄)>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馬上回應搶第 8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