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快要睡著的時候。

才是最原本的我。

也是對世界充滿任何期待的我。

遇到了一個人,戴起了面具。

遇到了下一個人,我換上了另一個面具。

面對家人也是帶著面具。

揪連匿名,也戴起了討人喜歡的華麗文字。

只有想要睡了,累了,才會忘記自己戴著面具

才會以最真實的面貌與人相處。

善變,是這社會給我的外表。

貼切到連我都不知道我皮膚裡面藏的是什麼人。






乾。。。。
我真心覺得累。。
也許是我喜歡睡覺和孤癖的原因把。。
揪連我的ㄑㄇㄉ也可以有不同的形容詞。
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