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今天居然被老師叫來做實驗...」他帶著哀怨的眼神看著電腦。
「怎了嗎?你今天有事?」我偏了偏頭,「我也是被叫來了阿,就今天學長在來學東西嘛。」我聳聳肩。

「今天有同學會阿,他們要辦烤肉,而且重點是到的人有漂亮妹子﹍﹍」他的眼神更顯哀怨。
「那你還是可以去阿。晚上烤肉還中午阿?」
「當然是晚上阿。」
「那你就去阿@@」
「不行啦,實驗室這邊結束應該滿晚了,去了他們都要結束了。」
「應該還好吧,看他們烤到幾點阿。」
「我想應該會烤到10、11點吧。」
「那你一定可以去的阿~我們這邊又不會這麼晚結束XDDD」

然後那天他就邊做實驗邊哀怨著有漂亮妹子的聚會他竟然不能去。
結果其實那天的進度大概到四點多我們就做完出實驗室了。
「唉,可惡,聚會有漂亮妹子欸﹍﹍」
「你現在可以去啦,才四點多。」
「不行啦我很累,而且到了又很晚了。」
「不會吧又沒有要離開台北 囧」



「嗚嗚,有漂亮妹子欸﹍﹍﹍﹍﹍﹍欸走我們去吃晚餐,我想吃丼飯~~」

乾剛剛到底誰說很晚又很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