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哥是一個講話很白痴很有梗的人
以至於我常常在狄卡或者朋友面前賣他

昨天他和我說:妳的人生如果不賣我,妳還有梗嗎?
我說:沒有辦法你本身就是梗







他說:妳錯了。





我是樹,我全身都是梗。






誰叫我只是一介飲料


Qo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