或累的慢慢放棄了原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