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心翻譯系美國人Douglas Fahrenholz

文藻外語大學
終於撐到學期結束,請不管是什麼系的朋友,如果下學期在課上遇到這傢伙絕對不要跟他一起做報告。他是世紀大雷包而且是最混蛋的那種。他本人自稱自己可以上哈佛但是想學中文才留在台灣。當初是先讀外教系,結果他說外教系的人too stupid受不了他們的英文程度,加上學不到中文就轉到翻譯系。從此把翻譯系從大二到研究所學長姐都得罪了一遍。以下是他的惡行 1:小組報告大雷包 如果跟他一組,要小組討論報告或做作業,你幾乎聯絡不到他,要不然就是分配好作業進度,結果期限快到就他的東西還沒出來,而且重申一遍,你們同小組的基本上無法聯絡到他。所以其他同學要收他的爛攤子,跟老師們還有助教回報狀況,他會秒回然後說「既然其他人補了不就好了嗎?我不知道有什麼問題耶?難道他們的東西不能用嗎?」最誇張的一次是,小組報告當天他大遲到,害原本應該先上台報告的同學為了等他被延後報告。而且他會封鎖那些一直傳訊息給他,要他完成進度跟做小組報告的同學。 有一次大一的人不認識他選他當組長,所有該做的大綱等等他全都沒做,組員也聯絡不到人。事後助教問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工作,還有別人為了完成他的工作忙到半夜,他說知道但他覺得別人已經做好就沒問題了。所以他就是純粹要擺爛要雷人,也完全不覺得自己有錯。所以小組作業他當然不會有貢獻。連天使老師pass率100%的課他也會被當,因為不出席、不交作業、小組報告沒貢獻 2:程度差還自以為是 自稱可以上哈佛,外教系考試不必讀都100,不知是真是假可能要請外教系學長姐補充。翻譯系就是中文英文都要好,但是他中文英文都不好。首先在文藻的大家應該都認識英文母語者,也知道母語人士講話的感覺。他講英文很卡完全不像母語者,然後他說自己雙母語法文,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他的中文很差,他曾經抱怨台灣人都只跟他說英文,但是如果你跟他說中文,講沒兩句他會自己換回英文。 做筆譯的時候,他全程google translate,跟他說要儘量自己翻,機器翻譯不是不能用,而是輔助工具參考就好,他會說「中文不是我的母語,你們要體諒我」。中文不好為什麼不先學好?翻譯系也有很多外籍生,大家也都沒有全用機翻啊,他們很認真在精進自己的中文。最近他還說「台灣人不該接翻譯工作,尤其是中翻英。只有美國人跟華僑有資格」,當然是用很破的中文說的。甚至是中文寫作課用錯成語,還會跟老師爭論。可見也不是真的想學中文,他就是目中無人,還不求上進而已。另外他是文法納粹,如果你跟他吵起來或爭論一件事(他中文當然不好),他只要發現你的英文有小文法錯誤,就會開始跳針,就算那跟本不是重點。 3批評系上的老師 他最討厭的是謝志賢老師,有上過老師課的人都知道這位老師有多麼優秀。雖然很硬但是都可以學到很多東西,而且在口筆譯、文學、研究等都是數一數二專業的老師,至於他為什麼討厭他呢?因為他沒辦法擺爛呀,而且他的中文英文不好,又怎麼有辦法了解老師上的東西呢。上謝老師的課真的要很認真,作業報告認真做才有可能過,而且老師並不算嚴厲,只是對學術表現(學生的本分)很要求。 4:班上的成果展no show 今年大四翻譯系的成果展,聽說他在預演的時候no show,還被發現是跑去參加其他活動。在成果展當天,甚至也沒有任何作為,其他學長姐在工作的時候,只有他坐在觀眾席上納涼。他是一個完全沒有團隊精神的人,他甚至會直接退出活動群組。 5:刻意引戰 有其他外籍生在場的時候,他會一直說我們美國怎樣怎樣,你們國家怎樣怎樣,我們美國曾經幫助過你們,沒有我們能有現在的你們嗎之類的 6:愛說謊 看了以上幾點不難發現,這傢伙滿口謊言。不要看他長的帥帥的,這傢伙很危險,如果聽信他的話最後受苦的就會是自己跟組員。同樣來自美國的留學生跟交換生們也都很不喜歡他。本來我覺得是文化差異,不!是他個人的問題 ——————— 以上所有事件都不止發生一次,一定還有我沒列出來的。而且受害者從一年級到研究所都有,就算跟老師們反應也拿他沒轍。他甚至說自己就是沒有團隊精神。最重要的是這種人一般是不能畢業的,但我們有種他可以畢業的感覺。 既然學校跟系上沒輒,那就只能透過學生們互相提醒減少受害者。今年大一很多不知道他的底細,結果受害的。他有興趣學「國際事務、中文、德文、翻譯」等,請相關科系的同學們小心翻譯系 「黃尚」「Douglas Fahrenholz」。也請各系同學相互提醒,絕對絕對不要跟自己的成績還有小組和諧過意不去。下學期開始前我會再提醒一次大家,在這裡對被害到的人說聲「你們這學期辛苦了」。他的口筆譯模組一定還沒修完,請真的務必小心。 也歡迎受害者們分享自己的故事讓其他人知道他有多惡劣
LikeWowHaha
158
32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