僑光科技大學 財經法律系
粉絲這麼多的人 要批評他,想像有上百萬的黑色人影及銳利的眼神狠狠瞪著 關於那隻大雄,我以前也膚淺認為,一定要凶猛的狗才配得起他漂撇的磁場 雖然他有說是從手掌大的時候開始養(言語好像透露他不知道會養到這麼大隻) 有誰可以解釋一下,館長到底要怎樣告嗎 民事上,館長又不缺錢(減少價金)也不打算棄養(解除契約的回復效果),基於不棄養,又不可能叫業者再送一隻新的(無瑕疵之物),血統證明算是一種保證,館長也不可能要求損害賠償(他不缺錢) 不然要告刑事上的詐欺嗎 館長很習慣用法律來當武器,目的就是讓那些惹他不爽的人得到教訓,或許這次是教育性質,就像以前性騷女會員事件,那個男教練員工服未歸還,館長堅持要告侵占,可是檢察官就很不願意起訴....(OS:你錢捐很多也珍惜一下訴訟資源,司法官就是這樣過勞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