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北醫學大學 藥學系
B6 我怎麼覺得 真的有錢的人應該不會在乎那些生活機能? 吃的用的傭人去弄 出門有司機接送 是我的話反而比起生活機能會比較注重環境(附近美觀治安噪音之類的 只能說貧窮真的限制了我的想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