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文化大學
我也是被家人情緒勒索到憂鬱症 然後負面時總想著怎麼傷害自己才能讓他們知道我很痛哭 殊不知其實自己正漸漸被他們影響成同樣的人 真的共勉 就像我的醫生:你只能改變自己 他們不改變跟你的相處模式 那就是他們自己要去解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