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是我覺得妳也沒有針對其他的批評逐一反駁, 假笑根本就不是什麼大問題, 妳那張頒獎時的假笑背後原因根本也不重要, 因為這從來就不是真正意義上的爭議。 (先不管事實,誰沒假笑過。) 還有做公益/慈善、發聲不代表人沒有問題呀; 以及,「做自己」背後伴隨的是任性, 不能什麼事都用做自己來開脫、解釋吧, 這樣是否有點不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