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你推薦的第一家,但去的時候發生兩件事情讓我很無言 1. 醫護人員堅持要我自己在耳垂上畫想要的位置。 ㄜ 你知道有人的耳朵是比較貼近頭的,比如說從正面看我,是看不到耳朵的。我還真的無法一邊看鏡子一邊畫== 2. 其中一隻耳朵麻醉還沒生效就打了,因此我可以很確定的跟你說,打麻醉比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