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 愛久見人心 16

2021年9月5日 22:32
前情提要
這章是描述跟家人出櫃的部分,沒有粉紅泡泡! 最多兩章就完結了~ -------------以下正文-------------   關於性向這件事情我一直都沒有特別公開過,除了初戀那次掙扎得死去活來時,跟我的好友們提過之外,我從未在社交媒體上放過閃,也沒跟家人表明過。晨晗已經在與上一任女友交往時就已經公開了,她父母對此也表示「只要她開心、幸福就好」。   說到家人,我的爸爸是一個慣性外遇且打死不認錯的男人,印象深刻的是有次在車上我問他為什麼要做那些讓媽媽難過的事情時,他告訴我:「生意場上逢場作戲的戲碼那麼多,男人在外難免的,妳媽媽總是大驚小怪的,無理取鬧。」由此可知,我爸是一個傳統大男人主義的人,他跟某人一樣認為「外遇是全天下男人都會犯的事」,雖然他很疼我,可是我知道他絕對反對我的性向。   2018年同婚法案進行公投時,我試探性的問過他的想法,他說同性戀是一種病,需要被矯正。那時我氣憤之下糾正了他,他堅持己見,我心想:「你都能慣性外遇了,憑甚麼同性戀真心相愛,想白頭偕老的倆人卻不能結婚?」可話沒說出口,他就轉移話題了,我知道他不想跟我吵下去,但也知道出櫃這件事在那時絕對不是個時機,也或許永遠都沒有時機。   只是沒想到,公投隔年,我會被迫出櫃。   2019年的中秋節,是個不平靜的夜晚,那天親戚們興沖沖地來到我家前庭烤肉,這是我們家族的傳統,散布在各縣市的表兄、表姊、堂哥、堂姊都回來家鄉過節,有的攜家帶眷,有幾個獨身一人。   我記得那天下午我回家後,我爸對我的態度就不是很熱絡,我以為他跟我媽吵架了,可是看他們還是有在講話,我認為是我太敏感了。   一回到家我就一如往常躲回房間,跟晨晗報個平安後,我就開始處理實驗數據。   直到傍晚我下樓幫忙準備烤肉的器具及食材,那時候親戚也都陸陸續續到場支援,正當人來的都差不多後,我爸讓我去他的書房,關上門他問我:「妳跟妳大學那個很好的朋友還有在聯繫嗎?」我說沒有,他說我騙人。   接著他告訴我,放在我房間的那520顆星星被我姪子拆開了,那是某年情人節我為了討輕洛開心摺的,只是那時她拒絕收下後,就一直被我存放在房間的角落,沒想到竟然在我已經差不多忘記它的存在時,成為了揭開性向的鑰匙。   它不只是520顆星星,每顆星星我都留下我想對輕洛說的話,當初想說她收下後,未來有天打開可以發現驚喜,殊不知當初鋪陳寫下的甜言蜜語成為了我出櫃的證詞。   「真的沒在聯繫,已經分開了。」我還是出口反駁了他,並且一鼓作氣地告訴他我有新對象了,很相愛,不會放棄。   接著他把我媽叫進書房,開始進行他的控訴,我媽是個開明的人,可是他也反問我了我:「那或許是女生跟女生之間很難界定的情感關係而已,會不會其實只是因為妳們比較好而產生愛情的錯覺?」我很訝異她竟然反駁了我,明明我已經大方承認自己只喜歡女生了。   「我很確定我只喜歡女生,也只會跟女生在一起,結婚生子是不可能的,你們也別想勸我們分開,我們會分開就只有一種可能性,就是我們不再相愛的那天。」憤怒及失望之情溢於言表,如同我爸當下的情緒。   聽我那麼一說後,我媽就沒繼續懷疑我,態度轉為支持,我爸更為不滿。   「我可以同意妳不結婚不生子,但如果搞同性戀,就不行!要是妳仍恣意妄為,就滾出家門,而且我不會再幫妳支付任何讀書、生活上的費用。」   我愣在原地很久,接著我問他:「所以你可以外遇搞女人,搞到離婚再求媽媽回來,我就不能喜歡女生?到底誰有道德瑕疵?誰最丟臉?」   衝動之下舊事重提,為什麼呢?   大概是因為他外遇這件事,讓我每天晚上都比媽媽更擔心爸爸幾點回家以至於夜夜失眠,後來讓我失去溫暖和樂的家庭,大概是因為他的不齒行為讓我一個人住在一間毫無人氣的家宅開始,我就累積了許多委屈,如今他的不理解以及貶低,使得那份曾經的委屈變形為不滿。   可笑的是,這份義正辭嚴換來一個巴掌,我終於看透無理之人是不會有認錯的一天,反而容易惱羞成怒。   突然之間很有骨氣應了一聲:「好。」接著衝回房間開始整理回宿舍的行李。   媽媽跟姊姊跑來阻止我讓我不要意氣用事,我承認我是衝動做了決定,但今天不發生,有天也會發生,其實早點經濟獨立也沒有不好。   我並不是想為了愛情放棄家人,只是需要把距離拉得更開一點,或許時間能夠慢慢互相理解、審視彼此,經濟獨立才更能站得住腳,到時候再坐下來好好談或許才有突破。   拉起行李箱拉桿,走出大門,親戚們表情錯愕問我要去哪,我說有事要回台北處理,跟長輩打了聲招呼後,我回頭看了一眼門口,看不見爸爸的身影,於是轉過身坐進姐姐的車,我以為自己會難過,可惜一滴眼淚都沒有。   姊姊沒有責問我,一路安靜,我看著窗外的路燈一閃而過,好像什麼東西正在消逝,抓不住,我也不再想了,腦海中浮現的都是我應該怎麼安排自己的生活,我沒有後悔的餘地,就爭一口氣。   「有什麼事情,再打給我。」下車前姐姐對我說的唯一一句話,我應了聲:「好。」下了車,拉起行李,走進高鐵站,買了一張回台北的車票,是該長大了,是有多不讓人放心...
愛心
8
留言 5
文章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