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門 : 楔子
希望大家會喜歡 BY.那個人

============================================================

01

在昆陽城郊外的軍營裡,兩個身穿明軍裝扮的壯漢正端詳著桌上的地圖,喋喋不休地討論著。
「稟報,傅友德與藍玉將軍,昆陽一帶的亂軍都已經被咱們的部隊弭平。滅敵千餘人,總計俘虜壯男少童數百人。」一個傳令兵走進軍帳回報,打斷了兩人的對話。
「喔,很好。但是不可大意,雖然韃子梁王的勢力已敗,但雲南各地的局勢依舊不穩。囑咐各部依舊嚴加戒備,若是有哪個村莊膽敢滋事,就一把火燒了。」主將傅友德回答道,顯得有些不耐煩。
「至於俘虜壯男全部收編進入軍隊,兒童身體強壯的先行宮刑後再收編,殘弱患疾的全部趕出軍營。快去吧!我跟傅友德將軍還有要事要談!」征南左副將藍玉在一旁補充。
「是,遵命。」
這時的三寶也在受俘的兒童之中,在被去勢之後便被收編入傅友德將軍麾下的部隊,繼續平定雲南動亂,也開啟了他軍旅的生涯。

「呼呼……」陳兒獨自在夜裡的山路上跑跑停停,雖然肩上的箭傷一直汨汨的滲出血來,但身後山谷間傳來的喊殺聲更是讓他害怕得不敢停下來稍事休息。不過隨著體力漸漸地流失,陳兒視線也開始變得模糊,「我好怕喔……爹……娘……三寶哥,你們在哪裡?」
就在他快體力透支的時候,看見對面山頭傳來些微的人群喧鬧聲,天際也泛出微微的亮光。
腦筋早已一片空白的陳兒便提起最後一分力氣連跑帶爬的翻過最後一個山頭。最後映入他眼簾的是,一片火海。
原先坐落於山腰的小村莊也已經被大火所吞噬,陳兒氣力放盡得癱坐在地上,絲毫沒發現背後的人影。
「你是誰?在這做什麼?」一個蒼老而沙啞的聲音從背後響起,嚇得陳兒連滾帶爬得後退一步,還差點從山坡上摔下去。
「欸……小心一點,我只是問你一個小孩在外面做什麼?村里其他人都已經躲到山洞裡去了。嗯?你不是隔壁村陳員外的兒子,祖義嗎?怎麼一個人在這?還受傷了?」
「我……」陳兒這時才有力氣仔細端詳老人被火光照得通紅的臉龐,發現是常來村裡賣藥的老郎中,但一時還是語塞的說不出話。
「唉…..我大概也猜得出發生了什麼事,快過來我幫你包紮,跟著我們村裡的大夥往東走吧!這兒還會亂上好一陣子呢!」陳兒並沒有說話,事實上他早已沒有任何抵抗或拒絕的力氣了。老郎中便帶著他隨著難民潮向著東前進,一路行過雲南府、廣西府,許多人試著在當地官府的默許下落地生根,其他的人則繼續向東走……

洪武十七年五月。
「求求……官兵大爺行行好,讓我們進城借宿一晚吧……」為首的難民們跪在廣州城門口苦苦哀求著。
「欸……不行不行,今天天色已暗,而且你們既沒有通行證,也沒有在廣州城內的戶籍,我們是不可能放行的!」守城的士兵堅定地搖搖手。
「可……可是我們已經在城門外等了一個禮拜了,而且連日大雨使營地裡好多人都患了惡疾,拜託各位大爺們至少讓我們買藥吧!」
「這……」其中一個年輕的官兵顯得有些為難,「當然不行!你們不知道皇上已經頒布法律規定人民沒有家鄉官府的通行證不得離鄉百里嗎?再說如果你們把傳染病帶入城中,這可怎麼辦啊!」帶頭的資深官兵堅決不放行。
「但我們的家鄉就是被皇上派來的軍隊給燒毀的!」難民們開始沉不住氣大聲鼓譟了起來。
「大膽!你們是想要造反嗎?城門已經關了還在這兒胡鬧,敬酒不吃吃罰酒,來人,動手!」領頭的官兵高聲一呼,其他守城士兵便抄起武器驅趕難民,反抗的先是被打得頭破血流,才被同伴們半拖半扛抬回營地去。

「藥湯有點燙,要慢慢喝喔,老伯。」在營地的帳篷裡,陳兒細心扶起老郎中餵他喝下僅存的藥湯。
「咳咳…苦了你啦,身子感覺好多了,再過幾天就沒事了。」老人勉強撐起身子和顏悅色得說。
「胡說,我的醫術是你教的,你又能騙得過我嗎?這城門要是一天不開,村裡這些病人就沒有好轉的一天。」
「那我還真是收了個高徒啊。」老人呵呵呵得笑著。
「可惡的是朝廷裡的官員們,完全不顧我們這些百姓的死活!真想放把火把他們的家全燒了!」陳兒憤怒得握緊了拳頭。
「唉,別這麼說,被官府的人聽到可是要殺頭的。再說,現在的皇上也遠比過去韃子好得多啊!我這病不礙事的,過兩天就好了。」

過了兩天,老人死了。
再過一個禮拜,雨終於停了,官府也放行讓難民進城,但這個時候人數已經銳減。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