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最討厭的季節是春天。
滿山滿谷的花綻放,過分濃郁的香氣讓他頭昏腦脹,年年這個時節他的心情總是特別差,特別的冷漠,不搭理任何人。他的壽命長得看不見,至少現在還看不見盡頭,在妖族裡來說,他還是個非常年輕的小夥子,一想到每年都要忍受這一段痛苦的時間,他的心情就更惡劣一些。
他最討厭的季節是春天,在那一年以前他是這麼想的。


花香溢滿整個山谷,他煩躁的抓亂自己雪白的長髮,隨即霍然起身,離開這個讓他無法靜心的地方。山谷外有沁涼的微風,吹散了太濃烈的香味,與谷內無數的奇花異草相比,這裡顯得貧脊許多,只有一整片茵綠的草原,和少少的幾株梨樹。對於這裡的空氣他顯然十分滿意,心中的鬱悶全部散盡,甚至微微彎起嘴角。

倏地,一抹艷紅的影子從樹後閃出,那亮麗的色彩在梨樹間格外突兀,很難教人不去注意。

「哎呀,你是這裡的主人嗎?我沒察覺到你的氣息呢,真是抱歉。」
那人影發覺到不遠處的他,隨即轉過身向他表示擅闖的歉意,仔細一瞧,那人竟是個容貌絕麗的女子。幾只金簪玉飾在她回身時輕輕碰撞,清脆的聲響和她的嗓音一樣悅耳,微風吹來,撩動極其奪目的豔紅衣裙,繡在上頭的火焰圖紋隨著衣浪翻動,他甚至以為,那是真的火焰纏繞在女子身上。

「我叫覓,尋覓的覓,很高興能夠認識你。」
那個女子笑得燦爛,絢麗的有如一簇火焰,幾乎要將一切燒盡一樣的熾烈,又純粹得令人移不開視線。深赧的眼眸像罈醇酒,清澈見底,又有濃烈香氣,讓人看著看著便有幾分醉意,在春季不算強烈的日光下,她的髮卻照出一片炫目的色彩,如同火一樣強烈的顏色,那一瞬間他的世界只看得見這些。
枝上的梨花落了些下來,有些從他倆中間飄下,稍稍中和了這份熾熱。雪白的花朵慢慢落下,竟讓他有種錯覺,這個令他煩躁的春天裡,下起了一場雪。
從女子身上傳來濃烈得壓抑不住的、靈獸的氣息,混著他濃厚強大的妖力,卻出乎他意料的和諧。

他最討厭的季節是春天,在認識她之前他一直這麼想。

-流年

共 4 則回應

0
最喜歡看這種旁白口吻的文了( ̄▽ ̄)
加油~ 敲碗求續集~

兩塊木頭
0
但願最後不是BAD END.....
0
如果是B E希望夠虐
要虐到想掐作者那種 ( ̄▽ ̄)>

兩塊木頭
0
卡位等續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