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不知道情感這樣東西是很難處理的,不能往冰箱裡一擱,就以為它可以保存若干時日,不會變質了。 命運真是殘酷的,然而這種殘酷,身受者於痛苦之外,末始不覺得內中有一絲甜蜜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