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多時候不是我們去看父母的背影,而是承受他們追逐的目光,承受他們不捨的,不放心的,滿眼的目送。最後才漸漸明白,這個世界上,再也沒有任何人,可以像父母一樣,愛我如生命。 --龍應台《目送》 幽會前等的一方要比赴的一方更受煎熬,就像惜別後留的一方要比走的一方更覺得淒涼一樣。那赴的走的多少是主動的,這等的留的卻完全是被動的。赴的未到,等的人面對的是靜止的時間。走的去了,留的人面對的是空虛的空間。等的可怕,在於等的人對於所等的事完全不能支配,對於其他的事又完全沒有心思,因而被迫處在無所事事的狀態。 --《等》(作者好像叫周xx) 長大的象徵之一,是你終於可以接受生命裡有好但也有壞的存在。然後可以相安無事,並且試著在自己傷心的時候,仍然懷抱著希望。 ㄧ肆一 生命有時會成為一種負擔,其實並不是因為生命本身便是負擔,而實在是因為癡傻的我們,常不能換一個不同的、輕鬆的角度,去面對問題的緣故;而和痛楚,不如意相遇之際,也許,最能幫助我們穿越現實的粗礪與苦澀的,仍只是一片豁達寬解的心境吧! ㄧ陳幸蕙<得閒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