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本文同時連載於:http://sky86888.pixnet.net/blog (悅秋茶館-L'automne Café)




=============
獅子座‧橘子色交響曲(34)(痞客邦:http://sky86888.pixnet.net/blog/post/356613495)

Post images

「抱歉,都怪我…….」補習班下課後,我和小葶走在一中街裡。剛好我們要搭同一班公車,於是同路走著。

「老實說責任不是你一個人要負擔的。」我叼著燒一半的菸,因為明白小葶並沒有任何理由再跟沈瑋晨有任何聯繫,自然不會把我抽菸的事說出去。「不過你一聲不響地離開,讓大家都很為難。」

小葶沒有做聲。我想以她先前在樂團那種負責任的態度,此刻應該自責不已。但她離開後引起的風波早已告一段落,我沒必要再多責難她什麼。

「大家都還是學生,意氣用事難免。我也很後悔當初和瑋晨那樣逼你。」

「Jimmy…….瑋晨她一定被很多人誤會吧。阿茗人好,都會瞞著我這些,但聽你這樣講,她一定很難過。」小葶語氣裡還是充滿歉意。

「算了,都過去了。」我將白煙吐出,繼續走向公車站牌。「倒是你,應該是真的受我們很大的壓力才會轉學吧。」

「我……唉。」

「怎麼了?」

「我轉學的原因其實不只是因為SORA的事情。」小葶嘆了口氣。

「第二志願的學校功課壓力太大,一直以來我都覺得吃不消。本來我想說撐也要撐過去,但後來SORA的事情搞砸了,跟阿茗在一起也被我爸媽發現,我媽媽打電話去阿茗家跟他家人理論,弄得我在學校待不下去也沒臉待下去。最後只好轉學。」

聽小葶這樣說,我總算明白高二下學期為什麼幾乎是台大保證的老桂,會有兩次段考跟一次模擬考跌到班上第十名左右了。

過了幾分鐘,我們搭上了公車。剛好有兩個相連的空位,我和小葶於是比肩坐下。

「那你現在過得還好嗎?」我問。聽了小葶的遭遇後,我突然覺得眼前個性似乎挺強勢的女孩,其實也有她可憐的地方。

「你看我制服就知道我轉進衛道了吧。衛道比起來,成績壓力非但沒有不見,反而因為私校會逼人,更讓我喘不過氣。」小葶一面說,一面抽出整疊的英文單字卡開始默背。「我不想讓爸媽擔心,所以聽他們的話來一中街補習,怎麼知道這麼巧遇到你。」

「可是老桂成績這麼好,難道幫不上忙嗎?」小葶的說法讓我不免有這個疑問。

「阿茗嗎……」小葶語氣突然一沉。「我們還是私下有聯絡,但因為我們的爸媽都禁止我們跟對方見面,所以隨著升上高三,感情也淡了。現在以我們的狀況,要他教我功課根本不可能。」

越說,小葶的頭越低。雖然她看起來還像在背單字,但我知道她根本已經沒有心思這麼做了。

我都曾因為沈瑋晨的事情,抽菸抽到讓菸屁股著火。連抽菸這樣不必傷腦筋的事情都沒辦法好好做,更何況是需要用到腦力的活兒呢?

「對了,成績為什麼對你這麼重要?」我考慮了一會兒,還是決定問小葶。

「……」小葶低頭不語,繼續假裝背單字。

我不知道自己是受了詛咒還是被鬼附身,盡是遇到這種說話超不乾脆的人。

面對這種人,瞎猜是唯一的法子。

「爸媽同意你成績變好就可以跟老桂交往?」

小葶沒說話,搖頭。

「親戚會互相比較?」

依然搖頭。

「成績拿不出來,就不讓你繼續玩搖滾樂?」

更多搖頭,我懷疑她根本吃了搖頭丸。

「該不會跟錢有關係吧?」我只好這樣亂槍打鳥。

但這個答案沒有讓小葶繼續搖頭。

「呼……」小葶聽我這樣問,乾脆把單字卡給收回書包裡。「Jimmy,這件事情你可以不要講出去嗎?」

我點點頭,守密一向是我的強項。好吧,除了朋友的糗事之外。

「我家家境不好,可能比鴨子和瑋晨都還要更糟糕,甚至有清寒證明。所以從小我就得維持成績,才能夠申請獎學金補貼家裡。」小葶轉頭看著我,四目交接。「問題是,在國小跟國中要考好成績不難,但上了高中以後,學校厲害的人很多,除了少數能用清寒名義申請的獎學金項目,我根本沒有資格去爭取。」

「可是你好不容易考上公立學校,卻轉去花費很兇的私校不就本末倒置了嗎?」

「就因為我們高中只能在其他等級差不多的學校裡互相轉學,而我就算想去後段一點的公立學校,也沒有管道和人脈,當然不成。不得已,只好考一間比較能把我逼上國立大學的高中。」

聽她這樣說,我突然明白為什麼大家總說「可恨之人必有可憐之處」了。雖然我早已不覺得小葶可恨。

「其實這件事情交給那個姓冷的王八蛋會比較好,但他現在沒這個心思,也未必有空……」我猜我腦袋壞了,才會突然這樣開口。

「什麼?」聽我故作帥氣地宣布,小葶似乎還意會不過來。

「如果有空,我們就一起讀書吧。反正瑋晨跟我的時間也對不上,我也可以順道在跟你討論的時候替自己複習。」想起小葶還跟我同校時,唸的應該是三類,於是我這樣決定。

我不覺得自己看起來像大俠,但講義氣又不是大俠的專利。

「這樣好嗎……會不會太麻煩你?」

「別擔心。」我笑笑,像這樣好人做到底我沒在怕的,況且對我自己也有好處。「下次來補習班的時候,我們另外約個時間吧。」

堅強的小葶於是在我面前第二次讓淚水脫眶而出。

「Jimmy……謝謝你。」



在一中街遇到小葶之後,我們開始會在週末到補習班自習時,互相討論課業。

數理方面的題目,小葶在我的指點之下,有了明顯的突破。而我不擅長的社會和國文,也在對文科比較有天份的小葶身上,找到了全新的讀書方法。

對我們兩個來說,這樣的情況可謂雙贏。

但是,這件事情只能是在補習班上公開的秘密。因為一踏出補習班,會遇到誰就不是我能夠控制的。

可以的話,我希望其他人,尤其是SORA的成員都不要發現,沈瑋晨更是如此。何況我以前拜陳雪莉所賜,還被不少人誤會過跟小葶有不尋常的關係。

不過,面對小葶,我問心無愧。正如同當初我除非有事,否則每天跑醫院探望師盈那樣。

對我而言,這些事情都沒有刻意隱瞞誰,也沒有主動告訴誰的必要。

在功課上的討論和切磋,本來就是學生的本分。在大考只剩下不到兩個月的時候尤其正常,所以我只是抱著一點點當好人的心情加上面對考試的緊張這樣做。

但越靠近學測,我越覺得小葶不太對勁。

偶爾唸書唸到一個段落時,我們會聊聊天。

剛開始我們提到的都是關於熱音社和搖滾樂的事情,又因為小葶當初學的樂器跟我一樣是鼓,讓我們挺有話聊。

可是隨著時間過去,我們除了熱音社和搖滾樂以外,開始也會談到彼此的一些背景、興趣還有各自的小故事等等。我也因此知道一些小葶和老桂的感情事。

而小葶最近提到老桂時,總是有意無意地抱怨老桂為了讀書,幾乎不和她聯絡,她也因此很累之類的話。

一個正常的女生不會隨便對一個異性提到這些事情,尤其自己已經有了男朋友,而傾訴對象也有女朋友。

我不像老音那樣心細如髮,可到了這地步,連我都覺得自己被暗示著什麼。

不過我自問並沒有太在乎這些,因為一方面處理起來很麻煩,再者學測的範圍我還沒完全讀完過一次,實在沒時間想這些有的沒的。

然而對於小葶來說,似乎並非如此。

最近我的手機除了沈瑋晨和我固定的聯繫之外,開始出現了許多來自小葶的來電還有簡訊。甚至還有過我因為接小葶的電話,而讓沈瑋晨打不進來的情形。

幸好,這樣的狀況只有一次,沈瑋晨也沒有起疑什麼。

我和小葶的相處模式也就沒有太大的變化,就這樣讓日子一天天過去。

我覺得彼此之間即使微妙,卻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

但是,老桂這時出現了反常的行動。

一心想考台大醫學系,甚至為此中止他最愛的體育活動的老桂,在某天晚上我照例和小葶一起從一中街搭車回家後,打了電話過來。

「其閔嗎?我桂仕茗。」

「老桂,怎麼了?」看到老桂打來,我有些心驚。畢竟我很清楚最近小葶對我的態度開始在踰矩的邊緣上打轉。

「有些事情想跟你談,明天午休到頂樓見面好嗎?」

「噢……好。」我似乎也只能答應。

因為任何事情如果放著不去處理,最後只會扭曲成拉不住的失控模樣。

掛掉電話後,我大字型地躺在床上。

片刻的寧靜,讓我暫時放鬆了。不過老桂的臉孔卻突然浮現在眼前,隨後無可名狀的壓力從頭頂按了下來。

就像是打球時那些隱約從老桂的球衣透出來的黝黑而結實的肌肉,正用力地把我勒緊到窒息一般。

我不知道老桂要跟我說什麼,也不知道小葶心中對我的感覺到底是什麼,可是我明白我和小葶之間的關係已經快要超過正常朋友的臨界點了。

不只是小葶在課業以外的生活上也越來越依賴我這麼簡單。

仔細思考後,我發現自己並不是真的這麼不在乎小葶和自己的關係改變,而是竟也漸漸覺得一週之中,和她見面的那三四天,儼然成了我在考前的日子裡既充實卻又令人期待的時刻。

否則,我怎會放任自己和小葶的關係毫無底限地彼此靠近?

客觀來說,這並不是太令人意外的事。小葶和沈瑋晨的個性非常相似,只是小葶相較之下更加直來直往,並沒有沈瑋晨那麼深的城府。

我既然會喜歡上沈瑋晨,對小葶會有好感就一點都不奇怪了。

可這也表示我開始在感情上變得不忠誠。

和沈瑋晨相處,有多到數不完的小細節要注意,否則我們兩人會動不動就陷入吵架跟冷戰的窘況中。

相反地,小葶的率直和我就有極大的共鳴。偶爾起了爭執,幾句激烈的言語就能讓我們冷靜下來。

這大概正是我始終沒有阻止小葶繼續靠近的原因吧,該死又犯賤的自己。

老桂這通電話算是把我從學測之前這一段莫名的醉生夢死給喚醒了。

現在寒寒學姐正為了可以申請國外大學努力著,老音又走火入魔地一邊大幅度提升成績一邊發瘋般追求木星人,我和沈瑋晨之間的所有防線幾乎都消失了。

在這樣的情況下得知自己在感情上的真正態度,我心中浮現一種指尖正被蟲蟻噬咬似的不安。

矛盾地,我既害怕老桂明天會痛打自己一頓,又期望他可以用他那有力的拳頭狠狠把我給打醒。儘管老桂的溫柔是眾所皆知的。

無論如何,我只希望自己在明天過後,可以想起自己曾對自己和沈瑋晨的關係許下了什麼諾言,還有當時的一切感覺。
--
--
在下潺淵。

共 4 則回應

一切都會沒事的...ฅ'ω'ฅ

--在潛水鐘裡悠游的蝴蝶
嗯? 潺淵今天的劇情好像有朝著修羅場跟男性心理獨白邁進。

男生有時也會有這種很難說明白的苦惱呢。

嗜茶圖書
嗜圖人,我確實是想營造這樣的感覺,謝謝你懂我。

其實我想這種苦惱甚至不分男女都有機會理解,只是大家一聽到這樣的想法,就會忙著貼標籤......

有許多人都太在乎別人在自己的標籤上寫了什麼,卻刻意忽視自己心裡頭想的又是什麼。
--
在下潺淵。
怎麼說,我自己也有那個在感情上給人黑卡
然後平和斷開的時候啊。

那種苦惱情緒就像是跟看不到的舞伴在跳小步舞曲吧?

嗜茶圖書
馬上回應搶第 5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