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外話:
我覺得最近寫作有恍神現象…
寫不好請見諒!

角色的一段話:

如果就此認輸就是放棄了之前的成果
所以好好的向前吧!

哥哥快起來!那個特定的早餐快買不到了!(踹)

-By 靜

其他作品:










16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最近的日常似乎正在變動,那些搞小團體的人沒有做太多無聊的事情了,反之為了融入班上絕大部分的人,選擇了「幫忙」,當然這算是一種好事。

如果是真的話,那確實是好事沒錯,但是…

一名長得有些胖…委婉的說是壯碩的同學,大聲的說話:「妳難道忘了我上次幫妳搬作業嗎?」

「可是…跟你出去這種事…我們並沒有很熟啊。」綁著馬尾的女同學則是畏畏縮縮的。

看到這種情況,任誰都會覺得是想藉上次幫忙得事情而要求他人去做更麻煩的事吧。

這種時候,只要靜觀其變…

「喂!你做甚麼?別欺負別人好嗎!」姍不知何時從座位上跑到了那個女生的面前。

「這不關妳的事!是這個人欠我的人情。」

我嘆氣的走到了教室的門口,正是他們的旁邊,「只不過是幫忙搬東西而已,這樣就可以賣人情了嗎?同學上次我借了你筆記,你是否也該還我人情呢?」

「你在說甚麼啊?」壯碩的同學有些不耐煩的看向我,就好像是在說「不要來壞我得事」。

很可惜的是,最近的我膽子越來越大了,所以這樣的事情非常想要破壞。

接著有接二連三的反應出現,像是「上次你跟我借的錢沒還。」「明明請你喝飲料了,為什麼都不請我吃飯」之類的。

看到這樣的情況,我就自然的回到了位置上,繼續的看著我的小說。

語從前門進來,「阿飄,早啊!」

我則是揮手來表是問候。

語走到了自己的位置坐了下來,「今天好熱鬧呢!是發生了甚麼事嗎?」

我想妳知道了大概會很想扁我。

「喔,早啊,語」姍也回到了原位,坐在語的旁邊。

「姍知道嗎?後門口那麼熱鬧的原因。」

「就是自閉鬼看不順眼那隻豬,所以就去找他麻煩。」姍毫不客氣直接略過了自己的那段。

妳好歹也說說妳自己吧…為什麼只有說我啊!

「真是的,阿飄我不是跟你說過不要惹麻煩的嗎?」語用媽媽對小孩的語氣說著。

姍在旁附和,「是啊,真是不長進啊,自閉鬼。」

妳是最沒資格講我的那個人啊!

「算了,不過阿飄感覺有些外放了。」

「多虧妳的福。」我有些諷刺的說。

「才不是呢!最終做決定的依然是自己喔!所以阿飄已經能漸漸為自己做些甚麼了吧?」語輕拍我的頭。

為自己做決定?或許吧?這些不確定的詞,我沒有說出來,因為我知道這是附和語的說法,是為了讓話題接續下去的疑問。

「是、是,別把我當小孩啊。」我將語的手移開。

「可是我在某本書上看過,男生的心靈成長比較慢,所以必須以母愛的溫和以對。」語露出了思考的表情。

不,就算成長的比較慢也是有所成長的,不必朋友以母愛來對待啊!還有妳到底是看了甚麼書…育人日記嗎…?

「說起來,自閉鬼,你對班上的感覺,現在是如何?」姍轉移了話題。

我沉默了幾秒,鐘聲敲響了。

「這個話題放學再談吧~」語微笑的拍姍的肩膀。

姍點頭,「恩。」

我邊思考著姍問我的問題邊拿出了課本。

我對於班上有些改觀,但是並不是好的改觀,只是從別的點移至到了另一個點,惡劣的賣人情給別人,接著要別人做一些他們做不到的事情。

毫無進步可言,反而覺得變得很混亂,而且這種「賣人情」的風潮,大概很快就會過去了,之後或許持續著小團體的世界吧?

放學之後,姍在操場上等我們收工,似乎是真的想知道我的看法。

「我建議你小心一點,朱同學似乎有些記恨你了。」貢丸走到我的旁邊。

「就讓他記恨吧。」我冷冷地說。

他悄悄的離開了我的旁邊,「這樣真的好嗎…」

當然是不好。

如果是以前那樣的生活形式,大概會是比較好的。

我跟語收工後,到了操場的階梯上。

「姍,久等了~」語直接撲過去。

「語,夠了啦!」姍則是不斷掙扎。

兩位夠了,如果是為了讓我看這種景象,我寧可被家人碎碎念一百次…

「那麼,繼續早上的問題,你對班上的感想是甚麼?我可不希望你的答案過於簡單。」姍認真的瞪向我。

「這個班上的人,確實的有所變動,但是,我不認為是往好的地方變動。」

「妳為甚麼想知道我的看法呢?」我無奈的回問。

姍看起來有些低落,「如果我們班在這樣下去,也許會被拆散。」

「怎麼會…」語驚訝的摀住嘴。

「拆散」,這個詞此刻很狠的直擊我的胸口。

「我是聽學務處的人說的,似乎要對某些班級做拆散的準備。」

之後,我們沉默了很久,只是聽了幾句語的安慰「說不定不是我們班啊!」「也許是別班!」,當然我自己也很清楚,拆散後我絕對不會跟她們繼續說話下去,這樣的日常就會因此破滅。

語向平常一樣走在我的旁邊,「阿飄會不會很在意啊?」

「在意?我其實不太清楚自己在不在意。」

「是因為即使拆散了還是朋友嗎?」語微笑的問。

「語,妳知道現在是甚麼在聯繫妳跟我的嗎?」我低下頭,看著凹凸不平的人行步道。

「阿飄是指班級嗎?」

我點點頭,然後靜靜的等著語的下一句話。

「但是我覺得我們應該不是只有班級聯繫吧?你想想,我還可以去阿飄的家找靜妹妹,阿飄也可以到我們家來玩啊!朋友不就是這麼一回事嗎?朋友是不會因為表面的拆散而不是朋友。」她毫不猶豫的說著。

我搔搔頭,「是嗎…以前沒有朋友的我,還不太能知道那是甚麼感覺…」

「放心吧!不管是姍、阿飄,不管過了多久,還是畢業我都會去找你們的!」語自信滿滿的拍胸。

「聽妳這麼說還真有安心的效果啊。」我露出微笑,相信著語所說的一字一句。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共 3 則回應

[ 妳難道忘了我上幫妳搬作業嗎? ]上次。
[ 從座位上到了那個女生的面前 ]座位上跑到了

所以語現在還有回來找你嗎?(感動貌)

—似夜
意思是作鬼也要我 正面思考嗎w
這有點可怕...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這代表她有多愛你啊XD

我是你的話,
會想夢到她耶XD

—似夜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