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外話:
這一篇或許會相當無趣
我會視情況 悄悄的把內容換掉(?

角色的一段話:

沒有人能夠準確的判斷未來的事,
因為未來總是出乎意料。

要我去看鬼同學?好啊,我也挺好奇的。

-By 貢丸

其他作品:



(文長慎入,將會修改之文,請盡量的提出意見)







17


每個人都擁有一件害怕的事物,不可能有誰無所畏懼。

對於流氓而言,最害怕的就是被怎麼捶打都可以面無表情回話的人,他們會懷疑那種人到底是不是真的人,現在的我,可能就得做這種事。

午休時間,我被朱同學約到了操場階梯的後方,然後我默默的對面著三人,除了朱同學外,還有另外兩個看似小弟的人,那種看起來非常不起眼的傢伙。

一個是姓林,一個是姓陳,就姑且稱他們為同學好了?

不過看他們都手持著一根鐵棍,似乎是真的很想打死我的樣子。

「那麼自閉男,應該清楚為什麼我會叫你過來吧?」朱同學手持著不知哪來的鐵棍,他的眼神看起來很兇狠。

但是我卻絲毫沒有被惡意針對的感覺。

「拿的東西是不是太過於沉重了?」我冷冷地說著。

如果是真的圍毆大概會把我架住吧?這三人是笨蛋嗎?

「一點也不重!用來懲戒你剛好!」他用力的朝我揮過來,第一下我想都沒想閃了開來。

似乎是以為第一下就可以擊中我的朱同學,有些氣憤的大喊:「你們兩個都給我上,給我把他打成殘廢!」

然後他們還真的很聽話的朝我攻擊,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兩人的攻擊太過同時,以至於他們的鐵棍互相牽制了起來,「你到底會不會揮棍子啊!」「你才是!為什麼要跟我揮同個方向!」

總之不管原因為何,我都不會輕易的被打到,只能說他們笨吧?

只要是被惹怒的人以及被當小弟使喚的人,都是不經大腦直接出手的,況且照他們這樣看來,根本一點圍毆人的經驗都沒有。

嘛,雖然我是被圍毆的那個,不過國小的人也是有流氓世家的,所以那時候被圍毆的挺慘的,後來的反應力都是為了讓自己少受些傷害而有的本能了。

十分鐘過後,他們有些氣喘吁吁的蹲在地上,「為什麼你這麼會躲…」

其實我沒有想到,他們會笨的那麼不會攻擊別人,而且還因為一些挑釁而更費力的揮舞鐵棍要打我。

看著他們已經疲憊,我有些看不下去的說:「喂,你們真的會打人嗎?我一點也看不出你們有打人的經驗。」

「難道你就有嗎!?」朱同學大吼著。

我嘆了一口氣,「只是希望我受傷是吧?」我從口袋裡拿出了美工刀。

「你拿出那樣東西是要做甚麼?」林同學有些不解的提問。

「還用得著說嗎?如果我沒受傷,就不放過我,那麼只要我受傷就行了吧?」我露出了冷笑,用手指挺出了美工刀刀片。

我狠狠的朝自己的手割了一痕,「跟你說吧,像你們這種傢伙,我恨不得的想給你們一刀。」

我的手掌在流血,傷口讓我感到一些刺痛。

他們傻傻的蹲在原地,然後一直看著我流血的手,「你有病嗎…為什麼要這樣對自己?」彷彿在他們的世界裡沒有見過血一般。

「真是的,你們也想被我割一刀嗎?還是快點離開呢?」我瞪向了他們,接著他們留下了鐵棍,用跑的離開了這裡。

真是的,居然要用這種方法來嚇唬那些沒見過血的笨蛋,接下來大概會被語大罵了。

「你沒事吧?」貢丸從階梯的最高處看向我。

「李同學,你怎麼會在那…」

「是語叫我來看的。」他從階梯上跳了下來,剛好到了我的旁邊。

「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居然一下都沒打到,然後你自己自殘,就這樣結束了。」

你是很期待我被打到嗎?我有些不爽的看向他。

接著他自己一人回到了教室,我則是默默的到保健室,給健康老師包紮。

然後李同學不知道用了甚麼名義,讓我跟語都在保健室不用上下午的體育課。

「笨蛋!」語大聲罵我。

「萬一阿飄割到了血脈怎麼辦!為什麼要用傷害自己的辦法來解決呢!」語已經氣到整張臉都是紅的了。

「我本來以為阿飄可能會被打得很慘的,所以才叫李同學去看情況幫忙的,結果李同學居然也在旁邊看戲!真的是氣死我了!」

語似乎真的生氣了,但是我不太能分辨,她是為了甚麼生氣。

「阿飄!」

「是…?」我苦笑的回答。

語用手指指著我,「下次遇到這樣的事情,絕對要逃走知道了嗎!去找老師!」

我點點頭,「好的…」

「接著是明天,我想好好的教訓朱同學,雖然他沒有打到阿飄,但是是有那樣的意思,懷有惡意想傷害你的人,得好好教訓一下。」語非常不滿的說著。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她真正的生氣,當然我也不是沒有想過語生氣起來的樣子,但是沒想過會就這樣看到她生氣。

她恢復了以往溫和的表情,「另外,」

「可以不要再讓我擔心了嗎?我還真的有點怕阿飄有一天會去賭命。」她握住我受傷的手,露出非常擔憂的表情。

我高興得笑了出來,「如果不希望我這樣做的話,我就不會這麼做,放心吧,我不會去賭命的。」

「明明是你受傷,可是卻是我低落,還笑的那麼開心!」語嘟嘴的瞪向我。

「阿飄你到底有沒有在反省啊!」

我無奈的搔頭,「有啦…」

接著語講了一堆的人生道理以及人生哲學給我聽,當然我多少都有聽進去,但是因為內容太長了,我聽到一半差點睡著。

但是反而是說的那方最後睡著了,我說啊…說到睡著也蠻厲害的,語妳到底是怎麼辦到的啊…

「喲,情侶相處的應該不錯吧?」貢丸在保健室門口,悠然的說著。

「公主殿下睡著了呢。」

「有甚麼事嗎?」我收起了微笑,面無表情的看著他。

「對你有一點興趣,對於你為什麼會這麼做,以及那樣的反應力,你曾經經歷了甚麼嗎?」

我靜靜的繼續看著睡著的語,其實我在意的是受傷的手一直被握著,讓我覺得有些疼痛。

「不想回答嗎?」

「知道了大概也沒辦法做些甚麼吧?李同學,最後兩節課就要開始囉。」我冷冷地回話。

「好吧,有一天我會讓你告訴我的,最後兩節課我也幫你們請假。」

「感謝。」

他露出了一抹微笑,然後離開了保健室。

在我看來那樣的微笑太過善意了,令我非常的在意。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共 22 則回應

0
第一行就看見兩個錯字
的事物
跟無所畏懼
0
阿楔,
你真糟糕,
居然被常錯字的人抓到錯字耶XDDD

—似夜
0
肆yeah
fuck off.
0
我的輸入法一直在挑戰我的耐心…
不斷的跑錯字給我QQ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Caulfield很難得的留言XD

似夜大哥是來湊熱鬧的嗎…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唔,我又被嗆了…

真搞不懂你們,
我的輸入法常常都很乖啊~

她其實一直有再關注你哦XD(小聲)

—似夜
0
我的輸入法 常常把「是」「事」搞混
還有「長」「常」....
重點是選好的字 要再選他會跑道中間啊QQ
不要耍傲嬌啊啊啊 (打鍵盤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這是物品個性像主人的概念。

—似夜
0
我討厭鍵盤打字
但是無法嗚嗚嗚嗚
0
我懂QQ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那,手寫吧。

—似夜
0
可是還是要打在電腦上啊0 0
我之前就手寫一萬字 被某大姐嗆不會打字嗎.. .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嗯,有keyin這種工作,
只是要有錢。(喂)

那大姐真的希望你進化XD

—似夜
0
不過這樣看來
我可能會一個年級10篇
沒辦法到50呢...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你是再堅持什麼XD
幹嘛學某個人XD(喂)

—似夜
0
某人是...?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潺淵啊,
他不是都切成50話XD

—似夜
0
恩 我還會寫後續文
應該可以堆到60(喂!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對不起,
我錯了…

對了,
你上次跟某蝶講到分集大綱,
其實那真的沒什麼格式,
就是每一集的大綱而已XD

—似夜
0
喔喔0 0

如果是一本算一集的話
是像是小說背後的那種嗎?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0
有一點類似,
例如你某一集的大綱:

在期末打掃的時候,
偶然聽到某同學向語告白,
而語拒絕了。

這樣。(喂)

—似夜
0
喔喔 了解了(?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馬上回應搶第 2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