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色的故事】戰場的最後一根香菸

【愛情】戰場的最後一根香菸 續
也就是本篇

【愛情】戰場的最後一根香菸 續續
..................................................................................................................................

【愛情】 戰場的最後一根香菸 續

當再次醒來的時候,第一眼見到的,是那薊紫色的頭髮。
「呦……醒來了嗎?」
眼前那墨色的瞳孔透漏著笑意。

皺眉,用手遮住刺眼的人造白光,內心困惑無比。
自己還活著?在那種狀況下?
不……怎麼可能。

「這裡就是……地獄?」
「太過分了,看到像我這樣的天使,第一個想到的應該是天堂吧。」
少女叉腰,佯裝出生氣的樣子,精巧的鼻尖微微皺起。
「該不會……我真的還活著?」
「……,居然馬上否定掉天堂的可能性,你還是去死吧。」

天堂?怎可能有我這種士兵的位子?

「這裡到底是……」
「正確地點大約是東經一百二十一度,北緯二十三度……台灣哦。」
少女隨手翻閱著手邊的一疊資料一邊回答,仔細一看,才發現少女身穿著純白的大衣。
「台灣……」好像有聽過這個地方,但是與自己腦中的地理情報對照後,立刻做出否定。
「不對,這不可能……」
「看來腦袋沒什麼問題,恩……除了審美觀有些異常。」
少女開始在資料上的檢查項目打勾。
「沒聽過一句話嗎?只要肯努力,沒什麼不可能的!」
「不是這個問題,因為台灣……」
「早在百年前就沉了對吧。」少女把自己想說的話接完。
用點頭做出肯定,地球劇烈暖化,海平面造成的影響,對這個世代的人已經是十分重要的基本常識。
「我可沒說這裡是陸地上哦。」
少女彈指使房間的百葉簾自動打開,眼前是一片無限趨近於黑的深藍。
「歡迎來到國聯軍的秘密海底基地-方舟。」

等少女把文件填寫到一個段落,覺得是時候了,繼續提出問題。
「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自己的記憶只停留在被敵軍包圍,閉目等死。
然後被炸飛後就失去意識。
「我把你撿回來的,這不是很厲害嗎?在那種狀況下還能存活,簡直跟蟑螂一樣。」
「那種狀況?」
「你不會想知道的。」墨色瞳孔第一次露出認真的眼神。
「妳救了我?」
「依照你義肢的覆蓋度,其實比較趨近於製造出你。」
「所以妳救了我。」
「你硬要把我當成救命恩人我也不反對拉。」
少女看起來有些害羞,大力拍著我的背。
「我准許你照三餐膜拜我,至於以身相許這種事就不用了……畢竟身體就是我製造的。」
接著少女對著自己伸出手。
「對了,叫我艾碧絲就可以了,請多多指教。」

.......
.......
.......

在純白的房間呆了數日。
這除了一台電腦供使用之外,沒有任何多餘的東西,雖說衣食無缺,自己卻很難不產生一種被監禁的感覺。
每日唯一能期待的事情,是名為艾碧絲的少女短短出現的時間,只有她在的時候,這純白冷色的房間會染上一抹溫暖的紫色。

這天艾碧絲很早就來了,進到房間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把百葉窗打開。
「太陰沉了吧,連窗戶都不打開。」艾碧絲皺眉。
「我覺得打開了並沒有更好……」

……我完全不認為那片永遠只有無限趨近於黑的藍的窗戶,會讓房間的氣氛更加陽光。

「為什麼要做這個窗戶?深海中根本沒有能看到事物的光線……」我理性提問。

沒有奇形怪狀的怪魚。
沒有巨大無比的章魚。
什麼都沒有。
已認真盯了這片面向深海的窗戶數天,完全沒看過任何值得一提的東西。
若真的要讓人看到東西,應該在窗戶外加裝燈光才是。
但這窗戶根本沒有這樣的設計。

「意境懂嗎?意境!」
艾碧絲不耐煩地回答,似乎覺得我在問什麼蠢問題。
「這可是可以觀察深海的窗戶耶,你怎麼一點都不浪漫呀!」
艾碧絲手拿著資料,在例行的檢查項目最下方擅自寫下“浪漫”兩個字,然後在旁邊打一個大叉叉。

接著艾碧絲緊緊盯著我的臉,那漆黑卻又發亮的瞳孔直視著我。
數秒後艾碧絲開口。
「看你這焦躁的樣子,完全就是……禁慾過度呀。」 艾碧絲做出結論。
「電腦也給你了,還附加最新版的五感連接器,卻沒有下載半個A片的紀錄,你到底在想什麼……」艾碧絲似乎難以置信。

果然,這個房間和電腦都被監控了。
在想什麼的是妳吧……
這種狀況我並無下載A片的可能性。

「那個……Dr.艾碧絲,我究竟什麼時候……」
「別叫我Dr.艾碧絲。」艾碧絲突然打斷自己。
「那要怎麼……」
「與其要叫什麼Dr.艾碧絲,你乾脆叫我Dear 艾碧絲好了。」艾碧絲插腰道:「 Dr.艾碧絲聽起來實在很老氣,我看起來有這麼老嗎?」
確實,眼前的少女看起來不過十六,十七歲的年紀。
那偶而嬌嗔的動作,和那喜怒見於顏色的表情,也非常符合那花樣年華的時期。
但是……作為一個醫生也太年輕了吧。
況且並非是本人自稱,自己沒見過幾次的其餘工作人員或著說是助手們,
也都是尊敬地稱呼少女為Dr.艾碧絲。

「妳到底幾歲?」我忍不住發問。
「我可是永遠的十七歲少女!」艾碧絲閉上單邊眼睛,把兩根手指頭放在臉邊裝可愛,說出了與之不相符,年長女性最常用的台詞。

只是……這句話,對我來說……

艾碧絲後面那句不清楚的呢喃,大概是不打算讓我聽到吧。
說起來為何聽得到?我的聽力似乎變好數倍?

「話說……你沒有聽過問女性年紀是十分失禮的事情嗎?」艾碧絲左手叉腰,右手手指彈著我的胸膛。

我皺起眉,艾碧絲說得有道理。
「對不起,這是我的疏失。」
我試圖老實道歉。
「去你媽的……你為什麼總是要這麼正經八百的。」艾碧絲突然怒道, 接著又擅自在所有檢查項目的下方寫下“幽默感”三個字,然後在旁邊一次打上三個大叉叉
「算了,就讓我來鍛鍊你的幽默感吧。」艾碧絲嘆了一口氣。
「……」那淡粉色的櫻唇輕而易舉地吐出粗言,給人的感覺……很奇特。
「怎麼啦?」艾碧絲皺眉。
艾碧絲終於發現我正訝異地盯著她。
「妳……」
「女孩子不能講髒話? 你還活在二十一世紀嗎?這麼重的沙文主義。」艾碧絲再次指責自己。

恩……確實如此,有道理,我的思想確實太古板了。

「對不起, 這是我的疏失。」
「對不起, 這是我的疏失!」

再次低下頭道歉,艾碧絲卻在同時與我說出同樣的話語。

「可以不要這麼好猜嗎?」艾碧絲再次叉腰:「作為一個天才,這樣對本小姐來說一點成就感都沒有。」

這少女的節奏真的很難跟……
對了……

「其實我在之前瀕死的時候……有感覺自己的幽默感變好。」我有些難以啟齒地說道,總覺得臉有些發紅。

艾碧絲看著我,沈默了數秒。

……

……

……

…………

「哈哈哈哈哈哈!」

少女突然瘋狂大笑,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接著又瞬間轉為正經,好像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嚴肅地在資料上疾筆書寫。

有股不好的預感……

「我知道了,再多幾次瀕死經驗就行了吧,這個簡單。」艾碧絲認真說道。

我只能傻眼地看著艾碧絲。
觀察著我的表情,艾碧絲又突然轉為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騙你的拉,你那什麼表情哈哈哈哈……」

……

少女的笑容就跟朝陽一般溫暖……當然是世界還沒變這樣之前那時。
我也不自覺微笑了起來。




..................................................................................................................................

前一篇的分類是紅色的故事,但這篇就不紅色了,所以把分類改成愛情。
算是科幻愛情,但其實沒有很科幻,愛情才是主軸。

我最近真的好懷念無拘無束的第一人稱寫法。

                      果凍蘭姆酒


..................................................................................................................................


本篇採取稍微特殊的連載模式

之後我會在每一篇出時,在"上一篇"與""首篇"用回應貼上最新一篇的連結,若喜歡並想自動收到下篇出了的通知的話,請案"喜歡"按鈕右邊第三個的"追蹤"按鈕,或是回應文章就會自動追蹤了,而若之後不想追連載了也請麻煩取消追蹤

所以若是懶得每次都案追蹤的人,請在第一篇(上一篇)按下追蹤就好。
這樣每次新章節一出,系統就會自動在右上角的通知通知您。

..................................................................................................................................


同篇故事的另一面


傾月 序〈隔著水面遙望世界的少女〉

傾月〈 咬著腳趾甲的高貴公主 上〉


不過雖然是同一個故事,兩邊的長度不太一樣,同時風格和筆觸也不太同
依我目前的庫存,艾碧絲這邊的很快就沒了,若反應不錯再想想要不要擴寫

by果凍蘭姆酒

共 3 則回應

1
我好喜歡啊XDDDDD

少女與木頭機器半人的奇幻海底不冒險記(x

我決定追了XDDDD出下篇的時候要記得讓我收回應哦XDDDD
雨天
1
哈哈謝謝你的鼓勵

我剛想了一下你的留言,發覺奇怪我怎麼看不懂什麼叫做"收回應",想了一下才發覺對耶還有這種用通知來連載的方法,因為我也是剛開始在DC發文,實在感激不盡

之後一定通知你,等我先貼另外一篇連載。
0
【愛情】戰場的最後一根香菸 續續

馬上回應搶第 4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