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譯怪談】宮廟木匠系列3-狼神大人大騷動之卷/蛇神大人的奧宮

2021年12月20日 23:50
宮廟木匠系列3-狼神大人大騷動之卷【轉錄】
原文:2chオカルト版、現代不思議忌憚異聞録 原文投稿時間約莫集中於2006至2009年間(文中敘述者的時間點) 轉錄源:
封面素材:zubotty(pakutaso),非當事神社。 若有語意不順或勘誤之處,還請包涵及指教。 ———————————————————————————   這是在稻荷大人騷動後約莫三年晚秋的故事。   宮廟木匠的修行十分嚴峻,能堅持稻獨當一面為止的人不多,加上,即使距今10年前的年代年輕的志願者也十分稀少。   至於我,雖然曾被師父說是差不多可以獨立門戶程度的職人了,但我自覺仍有很多很多地方是遠不及師父的,因此決定盡可能想在師父的底下工作、學習久一點。   某日,我和名叫J的師弟見了一面,雖然比我晚兩年入門,但才華洋溢的他在約莫1年前獨立了門戶。   J的工作手腕不僅出色,也非性格差的傢伙,只是由於老家的神社受到財主恩惠,而有些得意、厚臉皮,因而被其他弟子疏遠,但不知為何唯獨對我特別親近,總是一副仰慕地喊我「大哥、大哥」,對我來說倒是個可愛的傢伙。   「大哥,久疏問候。」   「喔唔!是J啊,最近工作幹得還好嗎?」   「嘿欸,多虧您的功勞。大哥也一如既往幹得不錯呢,經常聽到大哥的傳聞喔!」   「別捧我了~被身為師弟的你先一步獨立門戶,就別說這些肉麻的奉承了啦」   「咦?被發現是奉承了嗎?」   「這個傢伙!這張嘴還真敢說啊!」   久違的唱雙簧後,我和J都為彼此的再會而欣喜地大笑了起來。   「那麼,怎麼了嗎?找師父有什麼事嗎?」   「嗯嗯,稍微…想和師父跟大哥討論些事…」   「我也一起啊?不過師父現在為了法事稍微出門了會,傍晚左右再來吧,或者上去等等,順便也向師母問候一下唄。」   「啊,那這樣,我先去和師母打聲招呼,之後再來一趟吧。」說著,那傢伙便將伴手禮遞過師母,問候了一番便暫時返回了。 過了傍晚,就好像計算好了師父回來的時間般,J提了一升瓶過來了。 「師父,久疏問候,見您這麼有精神,比什麼都高興。」 「喔唔,你這小子神氣不少嘛,獨立門戶後辛苦不少對吧?」 「是,我深深明白自己到底是有多少斤兩的小鬼頭了,以及,在真正意義上仍遠遠不及師父和大哥的事實。宮廟木匠這行不只是把建築建好而已呢,如何令客戶,神佛都能滿意,不時常銘記這點邊幹活可不行對吧。」   面對滔滔不絕的J,師父也放下平時嚴肅的表情,對於只育有獨生女的師父來說,徒弟們就和親生兒子沒兩樣,看著兒子爭氣的模樣,自然也是感慨萬千吧。   「那麼,想和師父跟我商量的又是什麼事吶?」我說出在意的事情。   「啊…啊,關於那件事…」以J來講莫名地支支吾吾,又或著說,我和師父都能感覺到其中不尋常的氣氛。   「說看看唄,不說怎麼知道咧」師父催促道。   「是,其…其實。我接…接下了神社奧宮*的修繕。」   『什麼!』我和師父異口同聲道。   「你這小子…那可是啊……」我頂著汗顏呻吟道。   「那個,Z神社?沒有搞錯嗎…?」就連師父都不禁提高聲調。   「到底怎麼回事才…」師父用手擦了擦汗,明明已經到了天冷的季節,我也跟著脫去了上衣。   Z神社,是供奉了蛇神大人的小神社,目前沒有神主,而是置於自治團體的管理下。   然後,是在這一帶寺廟、神社的關係者間所流傳強大的作祟神,山麓的村落有間先宮,從先宮沿著一條細長的獸道深入山中,到了山頂附近,奧宮就座落在那邊。 *奧宮:日本的神社常會由複數的社殿構成,最典型的例子是山麓、山頂分各有奉祀同一神明的社殿,間隔相當一段距離,這時會用「奧宮」或「上宮」稱呼山頂的社殿,有的正是由於參拜不易才在山腳另設新社殿以供參拜,此時原本山頂的社殿又可以被稱作「元宮」,另外,相對山麓的社殿則常被稱作「本社」、「本宮」、「下宮」   這間神社有個悲傷的傳說:   據說當年平家*的逃亡武士為了守護某位公主而遁跡至此,並寄身於Z神社。   但是,當時的村人深怕遭受源氏追擊,趁熟睡殘殺了藏匿於奧宮的平家武士,連庇護公主的神主也被殺害,到最後甚至將公主作為玩物交付給源氏,可是公主趁村民不注意,抱著庇護自己而死的神主遺骸投井自盡了。 *日本平安時代末期的兩大勢力,可以參考源平合戰等相關條目。   於是,因為身為自己代理的神主,以及喜歡動物的溫柔公主遭到殺害,蛇神大人憤而成為了作祟神。   據聞其後,品行崇高的神主一度平息了蛇神大人的憤怒,這位神主的家系一直守護這間神社,直至昭和中期,不知為何那個家系斷絕了血脈,曾幾何時又變回了作祟神。   從此以後,雖然先後有多名神主赴任,但似乎都經歷恐怖的遭遇而傖惶逃走,落得精神異常的下場。   此外,每當修繕工作之際,必然降下某種災厄,造成人員死亡,只是並非在現場身亡,而是例如:在工作中被什麼東西咬傷,從而一蹶不振在一個月後死亡;某個早上,被繩索之類的東西揪住脖子,被發現時已窒息而亡;在施工中不意地失蹤,而後在北海道被發現橫死的遺體等,難以判斷直接關聯的死法,令人束手無策。   曾有一個時期,討論是否拆除神社的輿論甚囂塵上,但隨著關係者在計畫期間中相繼失蹤、意外身故,導致計畫胎死腹中,正因發生過這樣的事情,當作巧合也就到此為止了,工作上將此視為敏感議題,任誰也不願接收,就這樣任憑神社荒廢下去。   「…在地方集會上,出現了關於Z神社的話題…」J說起了緣由。   J的老家位於距離這邊一百公里外的都市中,Z神社座落的S村的隔壁。   「一陣酒意上心頭,我不小心就對哥哥吹噓了起來:我的師兄有狼神大人作為守護神跟著呢,蛇神大人什麼的怕祂來著咧…」   喂,給我等等。   「然後,那場聚會S村的傢伙也有參加…『找你這麼說,你那師兄是修理得了奧宮的吧?』被這樣一挑釁,我一不小心就斷言『廢話!天底下才沒有大哥做不來的案子』…」   就說稍等幾咧了…   「事後,聽聞此事的S村的村長發來了正式委託…」   「等等,你這小子該不會就這樣接下…」我,師父替因傻眼而頓時語塞的我擠出聲音。   「真的非常對不起!」J噗通一聲磕頭下跪。   沒錯,J正是那個在稻荷大人騷動時,被稻荷大人憑依住院,之後還夢見黑髮巫女將稻荷大人踩在地上的那個男人。   「你這個大混蛋──!!」師父嘶吼道,同時往J的頭頂踢了一腳過去。   在空中飛滾幾圈倒地的J,被師父掐住脖子,勉強在承受極限之內   「咭咭咭…」聽見J奇妙的聲音,甫而回過神來的我,用拘捕術奮力阻止師父,在拼命將師父分離開來的同時,我的側臉也冷不防地被揍飛了。   「這這這這這這這這個窩囊廢別別別別別啊啊啊啊!!!」   我向完全壞掉了的師父喊了聲「抱歉了,師父!」隨即出手,總之先讓他暫時睡一下了,照這樣下去師父的情況不太妙,故只能出此下策了。   接著,「發生什麼事了!」「怎麼了嗎?」便將師父託給前來查看的師母及師弟照顧去了。   「沒事吧,J。」我向臉色鐵青邊咳著氣的J問道。   「大哥才是,都流鼻血了…」口中瀰漫一股鐵的味道,我們兩人暫且洗把臉,向師母說明事情經過。   接著,邊啜飲著師母沖的茶,重啟了話題。   「沒辦法婉拒嗎?」   「我老爹也…『既然如此,就由老夫來淨化吧』這麼說著一起接受了委託,事已至此,若又出爾反爾的話…一族在地方上的立場可能就…」老實回答的J,在這種地方不會表現出虛榮正是這傢伙的優點所在。   「但是,我說啊…」   「大哥最近有去,狼神大人那邊參拜嗎?」   「這個嘛,從那之後,是每三個月會帶著酒去一次…」   「那的話,應該能得到狼神大人的庇佑吧,連稻荷大人都能被輕鬆制伏了,蛇神大人應該也…」   「可是這樣未免也太自私了吧?對方可是神明喔?再說,當時的事,至今自己也難以置信…」   再,說啦。確實是有傳言,比起狼神大人、稻荷大人,蛇神大人的力量是比較弱,但對此也是存在不少異議。   但是,根據傳說,源平時代開始就作為作祟神,被人們所畏懼的的Z神社的蛇神大人又是怎樣的呢?再者,謠傳蛇神大人可是執念最深、最恐怖的神明。   「…預定什麼時候開工?」   「今年大概很困難了,若是明年的話…」   「還有時間對吧。總之盡量多想幾手,你也盡可能幫忙想想迴避的方向。」   「是…那麼總之先回去了,還請替我向師父說聲多保重。」   「啊啊,了解。」   那一夜,在被清醒過來師父痛毆了一拳後,我們手持J帶過來的酒,兩個人討論了。   「那個笨蛋…原本還想說會來說什麼值得稱讚的事情,這麼想的我還真是笨蛋一個啊…」   「嘛、您不是也說是個蠢得可愛的傢伙嗎?」   「哈!凡事也都是有個限度吶,沒想到笨到這種地步啊…」   「師父,話說回來,狼神大人的保養委託下來了對吧。」   「啊啊,你這小子做得挺不錯的,雖然沒什麼損傷,但畢竟也過了將近七年了嘛。」   「那自然是交給我了對吧?」   「那當然,神主打從一開始就打算指名你,狼神大人那想必也是如此唄。」   「明天就出發沒問題吧?」   「喔喔,那是沒關係啦…你這小子倒是在打什麼算盤?」   「想說,要不要在祠堂睡個兩三天看看…」   「喂喂,要是狼神大人真現身了,打算拜託她幫忙退治蛇神大人不成?」   「這可就不是了。萬一有幸見到狼神大人的話,想說…想和她打聽看看Z神社的作祟神究竟是怎麼樣的存在」   呼唔-師父嘆了口氣說道:「嘛,就隨便你吧,但是,可要充分用心啊,畢竟人家可是神明啊。」   「是的,我會銘記在心。」隔天早上,我就帶著工具、材料和睡袋,買了些食物,前往了狼神大人的祠堂。   說真的,自己也挺自暴自棄的。   在這個時代說神明呀作祟什麼的,普通人的話,大概也就是笑掉大牙般傻眼的程度,但是,像我們從事這行的人們來說,確實在很多時候會感受到超乎人類範疇外的力量。   在祭典之類的場合中,說是必然也不為過地,會與逝去的人相遇,但是可說很少會有同業為此緊張,大家,只是感到預定調和般地說道:「亡者只是被選為祭品了而已。」   途中,我繞道街道公寓中的飾品店,以前,買了獻給巫女小姐的銀髮飾的店。   身穿工作服渾身邋遢的男人,會在白天來這邊肯定很稀奇吧,一位記得我長相的店員過來搭話了。   「久疏問候,本日您想找什麼樣的商品呢?」   「啊啊,不客氣。我在想說有沒有什麼不錯的髮飾。」   「上一次也是銀的髮飾對吧。您的太太或情人想必是擁有一副亮麗秀髮的人吧。」   是送給神明(底下隨侍的巫女小姐?)的禮物,到底是說不出口。   「哈哈,嘛-」   「那麼這邊這件商品如何呢?」店員拿了似乎是標榜24金的髮飾給我看,但是,據說神明和她的眷屬們似乎比起黃金,更喜好銀的樣子。   話是這麼說,想著那綹美麗黑髮和金飾不怎麼搭的我回道:「啊不了,這次也是銀飾好,而且要盡可能復古風的設計。」   「哈啊…嗯~嗯,最近比較不怎麼流行復古的設計,因此沒怎麼進貨呢…對了!本點有個古董部門,那邊的話大概就有古風…不,是真的古物的飾品喔,只是…」   「只是-怎麼了嗎?」   「不,沒什麼,只是古董中有多少是所謂『有因緣的物品』,就不太清楚了…」   「嗯~嗯,嘛,我想是不怎麼需要在意這回事就是了,總之,就去看看囉。」   「是的,這就為您聯絡對方,位置是在…」   位置剛好是在負責管理狼神大人祠堂的神社,與前往狼神大人祠堂的道路途中,反正正好有是想向神主打聽,真的是很順路,我邊想著邊開著車。   首先向神主打個招呼,接著說明這次的事件。   「欸?Z神社!…嗯~嗯…」神主和預料的一樣無語了,像是恍神又像是畏怯了一般。   這邊的神主雖然比我還要大上個10歲,仍算滿年輕的,但是位非常熱心的人,也因此成為了周邊一帶神主的領導。   順道一提,之前的稻荷神社的神主雖然是個沒用的父親,太太和女兒卻是能幹的人,最近,女兒喜獲夫婿,成為了繼承人,似乎大幅改變了不少。   「…您或許也知道的,狼神大人的神社只是方便由我們管理的,實際上我並非那邊所屬的神主。」   是的,這間神社供奉著此處非常罕見的犬神大人,並非狼神(ookami)大人而是犬神(inugami)大人。   狼神大人的社殿遠在古早時就不存在正式的神主。   「所以說,那位狼神大人究竟是從什麼時代就開始被供奉的、存在著怎麼樣的因緣,仍是無法清楚被判明的。加上,我赴任這邊的神主至今也才過了約八年,關於自己侍奉的這間神社也仍有非常非常多需要學習之處,並沒有調查過關於狼神大人的事情,不過一事歸一事,這也請打工的巫女小姐趕緊幫忙調閱一下資料吧。或許今天入夜便會得到什麼資訊,今晚可以的話還請在此留宿一晚。」神主對我這麼說道,於是我打算今天僅先去狼神大人的社殿卸下行李就好。   因為最近滿常來這邊而沒有感到特別懷念,即使如此,果然對我而言,這是一間具有特殊意義的神社。   走上漫長的石階,在能見到鳥居的腳和祠堂的地方,我停下了腳步,祠堂的前面有一隻巨大的白犬朝向這邊正坐著,但是,那個身姿並不像平日見慣了的犬類。   那…看起來就像是…狼?「ㄌ...狼神大人?」身體紋風不動,凝視著我的精悍的臉、沁涼的眼珠。   「啊!」我看見了那個,不禁發出聲音,直挺挺立著的左耳邊,銀色的髮飾正閃閃發亮。   狼站了起來,隨著「哇喔ーーーーーー」的澄澈的一聲吠聲,向著祠堂裡邊走去。   我頓時癱軟在地,片刻無法站起。   究竟就這樣愣在地上多久了呢,當我總算站起來,便將帶來的酒奉上,並唸誦了禱詞。   看一下時間,已經是傍晚四點了,從神主那邊出發時,明明還正值上午,不知不覺夕陽竟準備西下,我邊驚訝著返回車上,動身前往神主的所在位置。   神主已經匯集了能力所及的情報。   根據那些訊息,狼神大人的社殿似乎是源於以伊勢神宮*為本宗的神明神社一流,也就是很可能是與天照大神相關的眷屬,而且起源十分久遠,可能是這一帶最古老的存在了。   神主說道:「若此屬實,則可以被認定為神格是遠在Z神社的蛇神大人之上的,再者,沒想到是如此高位的神明,想必那位稻荷大人也因為招惹了不得了的人物而臉色鐵青了吧。」   我不禁脫口而出J夢中發生的事。   神主大笑,並接著說道:「那位稻荷大人也絕非低位的存在,只是能踩在她上面並給予微笑的存在,就已經是相當高位階的神明了吧。」   然後,我告訴了神主稍早在神社遇見白狼的事情。   「○○先生,果然明天開始在祠堂中留宿未嘗不是件好事呢。」   我點了點頭,更加堅定的決心,然後在已經打理好的客房中漸漸進入夢鄉。 *伊勢神宮:正式名稱不冠地名,僅稱為「神宮」,為神道教的總本社,主祭神為天照大御神。   我做了場夢,自己也明確地自覺是夢的夢,正當我感到稀奇,而在夢境裡左右張望時,兩名外表約莫10歲左右可愛的小女孩,像小狗般可愛滾來滾去嬉戲著,其中一名女孩注意到了我,向另一名女孩不知談了什麼,緊接著撲通撲通地跑過來這邊。   「叔叔~是誰呀?」仔細一看,兩人擁有同張面孔,大概是雙胞胎吧,我邊想著邊回應道:「不是叔叔,是大哥哥喔~」   「叔叔就是,○○先生?」   「就說不是叔叔了…為什麼會知道叔叔的名字呢?」   「○○大人對吧?」   「…嗯,沒錯唷。」   「哇~!果然!」「就跟姊姊說的一樣呢!」「嗯嗯!」   「就~說~了~為什麼會知道叔叔的名字了…」   「那個喔!那美姊姊說過喔!今天○○大人會過來」「然後呢,那美姊姊就說幫她傳個話,說她想要耳飾」   「那美姊姊,是誰呀?」   「那美姊姊非常漂亮喔~!」「那美姊姊非常溫柔喔~!」「然後唷,對○○大人也…」「這個不能說~!」「啊,這樣呀!」   「等等你們兩個…」   「那麼拜拜囉~叔叔!」「再見啦~!」   「喂~!等等…」   「我呀!」…我叫道,從棉被中坐了起來,時鐘正指向上午六點鐘。   「剛剛的夢…怎麼回事」有種神奇地睡了場好覺的感覺,我邊想著邊離開了客房。   在邊吃著早餐的同時,我向神主說了夢境的內容,神主就這樣端著裝有味噌湯的晚,定神地聽了我的描述,然後說道:「我們家神社供奉的是犬神大人,這昨天說過了對吧,犬神大人本來的姿態其實是有兩顆頭的異形神喔。在您夢境中出現的雙胞胎女孩,恐怕就是這間神社的神明了吧。然後她們口中的那美姊姊,恐怕指的就是宮社中的狼神大人,然後我猜想莫非是源自那位伊邪那美神。」   「欸?那位黄泉比良坂的…?」   「嘛、這一帶出於古事記神明的記載仍尚未清楚判明,伊邪那美神*是孕育萬物的創造神,又是戰鬥之神,不過是出自在黃泉比良坂的故事中,將她的部分角色特寫放大而已就是了。不過這麼說來,弱勢伊邪那美神的話,就不是源自於伊勢神宮,而是出雲大社了…?」   「唔嗯…原來如此…」   …噗!我和神主同時噴笑而出「啊哈哈哈!」「哇哈哈哈!」   「哈哈,神主也挺喜歡這方面的呢。」   「我大學時代可是被人喚作超自然博士的唷!」   「仔細探討的背景設定,非常有說服力!」   「啊哈哈哈!」在一陣笑聲後,神主突然轉換回認真的表情。   「不過,這間神社主祭神的事情是真的,所以說,我認為就算不信也沒關係,就照著昨晚的夢境內容行動就好了」   「是的,我了解了。那麼,我這就出發維護狼神大人的神社了。」   「嗯拜託了。」 *伊邪那美:日本傳說中開天闢地的女神,與伊邪那岐同為兄妹及夫妻,可參照百科條目:伊邪那美。   我在途中到了飾品店的本店,參觀了一趟古董展示間,不少具有因緣的飾品、刀劍、鎧甲被陳列在一起。   觀望片刻後,我突然想夢中說的…耳飾,呀。單調的耳環可不行。-等等,在思考之際,飾品中一個隱隱閃爍的物體映入眼簾,我朝那邊看去,是一對鈍銀色的勾玉。   伸手拿起來,感到重量意外滿輕的,雖然是純銀,似乎是空心結構的樣子,只是遍著不到密封的痕跡。   爪子的部分預先開了個小孔,再將穿入銀質的one touch扣環,灑落的耳飾就這麼完成了。   雖然是挺高價的開運物,我不怎麼想殺價,就照告知的價格買下了,接著繼續動身前往狼神大人的社殿。   社殿由神主打掃得十分乾淨,雖說是維護,在檢查各木板的嵌合是否異常,是否有什麼地方浮起來了等等,幾乎沒做什麼,基本的定檢就結束了。   最後,我細心清掃了一下,在堂中鋪設了地墊和睡袋,簡單的用過了餐,接著時間拉到晚上九點左右。   「那麼,出來的是鬼還是蛇呢…」我呢喃著不太嚴謹的話,手握著放有耳飾的化妝盒,在睡袋的包裹下,按下了照明器的電源。   …但是,結果什麼都沒發生,就這麼迎接了早晨。   我維持手握著化妝盒的狀態,想著咦欸欸??嘛,不過才第一個晚上嘛,我又這麼想著想著邊爬起床。   總覺得臉頰有點痛,是因為釘在地板上太多次的關係嗎?   我將睡袋摺好,總之先去外面大大深了個懶腰,正巧望見神主爬上階梯。   「早安,您起得真早。」   「早安,不沒什麼,只是果然還是有點在意…唔哇,您的臉頰怎麼了啊…」   「哈?究竟在說什麼?」   「這是我的台詞吧。您的臉上寫著像古代文字的東西,看樣子是凝固了,這究竟是怎麼你的啊,話說回來,那該不會是血吧!?」   我慌忙拿出鏡子看向自己的臉,我說不出話來了,臉頰左右被寫上了像古代文字的東西,而且恐怕是用尖銳的東西劃出來,直接用我的血寫下的,但是一般來說,這種血書之類容易在睡著時糊掉的的東西,卻非常清晰的作為可以辨認成文字的形狀留了下來,總之先去洗把臉看看,結果血是洗掉了,不過還是留下層薄薄的古代文字般的痕跡。   「!」我突然想到,看去裝有勾玉耳飾的化妝盒,盒子沒有被打開過的痕跡,我輕輕搖晃一下,傳出裡面有放東西的聲音,只是似乎是明顯有別於勾玉的物品,我拆開化妝盒的包裝,打開來一看,裡面沒有了勾玉的耳飾,反倒多了一個長五吋有餘的白牙。   我們兩人一時面面相覷,突然神主輕輕微笑。   「恐怕,這下應該是能安心修繕蛇神大人的奧宮了吧!您帶著這顆白牙施工的話。」   「…這樣啊?」   「嘿是的,應該是這樣沒錯,話說如此,您還真的備受狼神大人喜愛呀。搞不好是伊邪那岐尊的轉世也說不定?」   「哪有這回事,若真是這樣就不用讓狼神大人照顧了不是嗎。」   「說得也是吼。」   「不管怎麼說,一鼓作氣,過完年就馬上開始施工囉!」   「還請多加留心。」   之後我收拾了工具,背對著狼神大人的社殿,穿過鳥居,剎那間我回過頭一望,一頭白色的狼正坐在祠堂的前面。   發現到牠的兩隻耳朵上勾玉發出的亮光,我輕輕地微笑著小聲說道:「那美大人,謝謝。然後,工事安全就拜託囉!」   比我稍前幾步的神主問到:「您剛剛說了什麼嗎?」,與其同時地響起了「哇喔喔喔喔~~~~!」澄澈的遠吠聲,神主吃驚地不小心踩空,掉落了幾階台階。   隔年年初。   犬神大人神社的神主、J老家的父親、以及之前稻荷神社的神主,一起辦了場不同以往慣例的三社合同祈禱儀式,祈禱Z神社的修繕能順利進行。   我們這邊動員了所有職人,將工具與材料運往奧宮,開始施工。   師父、我和J照常規進行工作,另外還有數名弟子輪班前來,其中還有S村當地的工匠也免費前來幫忙,甚至周邊的名眾也常替我們帶來慰問品,或來幫忙搬東西。   「修理我們村莊的神社,哪裡只能讓你們辛苦呀」、「必須償還過去的罪孽才行哪」諸如此類,J這麼說著的工匠們諷刺道:「事到如今才說什麼呀…」話說到一半,便被師父揍飛數公尺遠,雖然也是有過這樣的展開,最後在唯一的負傷者就只有被師父揍飛的J-的情況下,施工順利結束,待奉納及慰靈的儀式也順利完成後,迎來了慶功宴。   這是S村村長策畫的,招待工事參與者全員到溫泉旅館,一起召開的大型宴會。   在宴席上,有數名的工匠或附近的人傳言道「之前好幾次看到過一隻體型超巨大的白犬呢。」「喔喔,還戴著耳飾打扮很潮的狗呢!」「還有一隻尾巴很大的狐狸呢!」「還有兩隻小狗轉來傳去超可愛的啊。」等等,邊聽著熱鬧的傳聞,我、師父和犬神大人那的神主互相交杯。   我忽然注意到在末席安靜坐著的J,便招呼他過來。   「就算是被師父罵了,是要鬱悶多久啦」我邊幫他倒酒邊安慰道。   「啊…啊啊,雖然也有一點那個成分啦,其實是,昨天晚上作了個夢…。」   「喔唔,不會吧,怎樣的夢啊?」   「以前說過的,在夢中被巫女小姐踩在地上的杏仁眼姊姊,被她當成馬嗶嗶嗶地騎著兜圈子…」   我、師父和神主霎時噗哈地噴出口中的酒。   「周圍還有兩名小女孩對我責罵道『笨~蛋!』、『羞羞臉~』之類的…」   這似乎非常戳中了師父的笑點,見他笑到邊咳邊笑,笑得眼淚都流了出來。   「最恐怖的是,那時的巫女小姐,一面微笑著掐住我的脖子,用了溫柔的語氣說道: 『下 次 要 是 再 敢 為 難 ○ ○ 大 人 的 話 就 把 你 帶 去 一 個 非 常 棒 的 地 方 唷』 …早上起床時…才發現…不小心就尿床了……」   「那…那邊!大…大概!就是黄泉…!比良…!坂!吧!」神主笑到邊抽筋邊叫道。   「那美大人,為什麼不好好在我的夢中現身呢」我分頭看向狂笑中的師父和神主,邊撫摸著當成吊墜的白牙,不小心透露出不滿,直接拿起清酒瓶,一口乾了瓶酒。 <下集待續> ——————————————————————————— 閱讀更多:
2
留言 5
文章資訊
63 篇文章76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29 則貼文
共 5 則留言
這次文章的篇幅長了不少,或許該分篇貼的才對。 順便補充前陣子有在專頁分享過的-關於現實中的宮大工:   畢竟是以說故事為主,本系列其實是沒提到多少關於「宮大工」這一職業太深的敘述,因此這邊分享一段由<明日への扉>拍攝的紀錄短片,一窺現實中「宮大工」的面紗。   「宮大工」也算是大工,即木匠界的頂點,他們不依賴機械,並繼承了許多古法,光是構造十分複雜的榫接,便足叫人驚嘆不已,日本境內各種文化資產的寺院、神社也都得倚賴他們修繕,,水準要求十分高,這也就是為何作者會說:「宮大工的修行十分嚴峻,最後留下來的人很少,即便是距今十年前的年代,志願入行的年輕人也很罕見。」   阿..不小心就用上下一集的內容了,嗯沒意外的話,會希望盡量周更,話說回來,算上原作發表時間,也已經是二十多年前便是如此了,目前宮大工的人數也不過百人,相較之下,神社總數便超過八萬五千間,光看這個基數,需要修繕的社殿數量可想而知,宮大工的人數可謂十分稀少,加上技術傳承也是當今「宮大工」這行業面臨的一大挑戰。   影片雖沒有字幕,不過透過觀賞影像,即使沒學過語文的朋友也能大概理解內容,一窺現實中宮大工的工作面貌。
另外,分享今年初比較新的影片
真會寫小說呢 哈哈 本來期待 細緻的工法的 結果都是自以為陰陽師的木匠 @@
B2 有點過於中肯⋯笑死🤣 前幾篇大概都會是類似這樣的感覺,到中期有點洋蔥,接著風格有會有點⋯轉變。 現在不能說太多,不過應該隱約感受得出來,到會有點猶豫屆時是否該貼到別版的程度😂 至於木匠方面的施做細節呢,似乎也是著墨不多⋯就是了(囧)若在意其他方面的劇情的話,希望不嫌棄追蹤下去🙇‍♂️
B3 就跟台灣很多傳統工藝後繼無人一樣 變成反而是有興趣的外國人想學習 協助保留傳統文化 真的很心酸 @@
通報 📢 好像有人對這篇文章有新想法唷,快來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