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談翻譯&朗讀】宮廟木匠系列5-Tears in Heaven

1月3日 13:09
宮廟木匠系列/宮大工系列5-Tears in Heaven【轉錄】
※本篇劇情高能注意,莫怪本人沒提醒過。 ※本篇原文主要參考自the-mystery、現代不思議忌憚異聞録 ※「○○」唸作馬嚕媽魯(marumaru),就不另外為主角安名字了。 ※原文投稿時間約莫集中於2006至2009年間 ※若有語意不順或勘誤的地方,還請多多包涵與指教。 ------ 【特別感謝】 ※特別感謝「怖い話 怪談 朗読」頻道給予為影片提供字幕的機會,頻道首次上外語字幕的影片# ※由於本集內容比起閱讀文章,可能【邊聆聽著朗讀聲、逐句閱讀】的表現效果更佳! 故爭取到以本譯文為基底,提供影片【中文CC字幕】的機會,讀者可自由選擇閱覽方式。
------ ※朗讀者:136老師-以舒適的男低音縱橫日本怪談朗讀界16年(目前已進入第17年)的男人 ※朗讀者相關介紹:參照本人過去的記事
※若喜歡朗讀作品的話,還請麻煩幫忙到影片按個喜歡或留個言 (單字/中文都沒關係,看到會幫忙翻) ------ 本文轉載自清輝的巴哈姆特創作小屋,方便的話也請支持一下:
------↓本文↓------   年號變更前一年的晚秋。   來了件位於某街道中的神社改建委託。   那是間經營著幼稚園的神社,改建中必須充分注意幼稚園孩童的安全,而且由於也附設公園,也得請來玩耍的小朋友與媽媽們多多注意,這是由師父全權委託下來的現場,因而向弟子們好好宣達了此事項。   在開始動工時,果然孩子們便立刻因感到稀奇而聚集了過來,令保母們忙得不可開交,我邊想著,一方面喜歡小孩的我,偶爾也邊工作邊與孩子們打交道。   工作基本上是休星期日的,但作為負責人就另當別論了,星期日對自己來說是適合單獨做些細活的時機,因而偶爾會到現場露臉。   這一天也是一個人前往現場,我邊在整完地後的社址上想像新神社的樣子,邊畫著素描。   幼稚園休息,加上入冬前的寒氣,就連前來公園的媽媽與孩子們都稀稀疏疏,寂靜的時間流逝著。   我畫好某種程度的想像圖,正打算買杯罐裝咖啡而抬起頭,注意到一名相貌可人的少女,正坐在稍微有點距離的長椅盯著這邊看,雖然因不小心對到眼,而驚訝地別過頭,眼神仍不時瞟向這邊。   我站起來,邊拉近距離並與少女喚聲道:   「妳好,今天很冷呢」   「你…你好,就是說阿…」臉頰染上粉紅色扭扭捏捏的樣子十分可愛。   「住在這附近嗎?」   「是的,就在附近…」   「不介意的話,要不要一起喝杯熱飲呢?」   我給少女買了杯奶昔,自己則是Dydo BLEND(咖啡品牌),坐回長椅上,少女便放下心防,向我說了很多事。   現在是小學五年級的事,以前曾上過這間神社幼稚園的事,喜歡畫畫的事,父親到國外長期出差的事,養了兩隻兔子的事,還有,最近有些生了病的事。   少女對我畫的素描似乎非常感興趣,於是當我將想像圖遞給她看時   「現在明明沒有建築物,看起來就像真的存在般的畫呢!」她目光炯炯地說道。   「唔嗯,就是邊想像著這張圖,邊將神社蓋起來的喔。」   「之後也能過來看嗎?」   「啊啊,當然,隨時歡迎。」   從那之後,少女就幾乎每天過來玩了。   當進入12月,逐漸忙碌的時期,少女的身影卻突然消失了。   擔心身為現場偶像的少女,弟子們拜託我去探詢少女的行蹤。   我自己也感到有些寂寞,首先就向幼稚園的保母詢問到,結果一下便得知了少女的身份。   因為就在很近的的地方,我在工作結束後前往了少女的家裡,前來接應的是少女的祖母,接著打聽到少女罹患白血病,正為了治療而住院中。   我詢問了醫院的名稱,便帶著慰問品前往了醫院。   一進入病房,消瘦的少女便用驚訝的笑臉迎接。   「○○哥哥!」   「嚇死我了呢,但還好妳看起來有精神。」   少女的父親也已經回國,我向少女的雙親打了招呼。   然後把弟子們都將少女為大家畫的似顏繪當成了寶物的事、師父的那份還沒畫呢,要早點好起來幫他畫喔的事、以及等少女好起來後,還要再過來玩喔,大家會一起等她的事,都告訴了她。   到了晚餐時間,少女的母親追上了離開病房的我,為父親不在時,少女受了我們呵護,原本一臉寂寞的少女能變得開朗一事,因為我們的關係,而能暫時忘卻因病情而感到的不安一事,鄭重道了謝。   同時,也得知了少女已命不久矣一事。   我,無言以對。   幾天後,我帶著酒與祈求病情康復的符紙,前往了狼神大人的神社。   通向社殿的林道四處都已開始積雪,我步上階梯,穿越鳥居,就像過往一樣地站在社殿前雙手合十,發出聲音祈禱。   希望少女的病情能完全恢復,然後能夠再來找我們玩。   但是,以往當我祈禱時,不知為何總能感受到一股溫暖的感覺、就像從身旁散發的氣息,唯獨今天,不知為何仍是寒冷的,感覺不到任何氣息,即使我拼命地反覆祈禱,依然感覺不到任何氣息。   當我無精打采地拿起符紙準備回去,在通過鳥居的剎那,感受到了背後的氣息,我立刻回過身去,但那邊誰都不在,有的只是細雪隨風飛舞的樣子。   隔天,我拿著符紙走訪了少女的病房。   然後將符紙是狼神大人的護身符的事、狼神大人的化身事一位非常漂亮的姊姊的事、自己曾經多次受到狼神大人幫助的事、以及幫助了被稻荷大人憑依的弟子的事,像講故事般津津有味地告訴了少女,少女也十分高興,並和我約定了,當病情治好後,要帶她一起去一趟狼神大人的神社。   我和弟子們盡可能地去探望少女,另外師父也去探望了,還拿了張似顏繪回來。   「那麼可愛的孩子居然得了不治之症,這世間還存在神佛嗎!」師父邊看著似顏繪,哭著吞起了酒道。   自從遞過狼神大人的護身符後,少女的神色逐漸好轉,吐血、發燒的症狀也一定程度地壓抑住了,就連醫生看了也感到不可思議。   可是,當迎接新的一年,輾轉過了幾個月的時候,少女安詳地回歸天界了。   少女的雙親邊流著淚,邊向接獲噩耗而趕來的我們道謝,說道:少女在夜裡進入夢鄉,到了隔天早上,就這麼帶著微笑離世了。而遺體的嘴角確實浮現一抹淺淺的微笑。   母親拿出了少女在亡故前一天所畫的畫,在畫中描繪了雙親和我、師父、弟子們,以及與少女手牽著手,一位擁有黑色長髮的巫女。   還有,來自少女的信紙,上面分別寫了給我和狼神大人。   在給我的信紙上寫著:每晚在夢裡都會出現一位黑色長髮的姊姊陪我玩,或告訴我各式各樣的事情。然後寫到作為給我的回禮,下次投胎轉世時想當我的新娘。   喪禮結束後,我帶著酒和少女的信紙,來到了狼神大人的神社,正當我祈禱著,眼淚卻滾滾流淌而下,我不禁跪地哽咽慟哭。   旋即,從背後傳來了被環抱的觸感,身體變得溫暖了起來,接著我的頸背上紛紛落下了數滴,溫熱的雪花。 <下集待續> ------ 閱讀更多:
4
留言 0
文章資訊
63 篇文章76 人追蹤
Logo
每天有 29 則貼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