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狗

剛看到三隻野狗(兩黑一黃)在二哨附近晃,不知道會不會遇到我們家的三隻神獸,—,小黑像炫風一樣衝出去狂吠狂咬對敵方三犬都造成傷害,對方在受到攻擊後也擺出三角陣型,將小黑團團圍住,小黑在三犬中間死命抵抗,一邊坦傷害又一邊持續輸出。但區區一隻小黑哪裡抵得過三芝土生土長,皎白筍當水喝的在地三犬王?在受到蜂炮一樣的攻擊後,小黑一開始的那股狠勁也快被啃食乾淨了,忽然間,一股金色閃光呼的一聲從旁躍起,像劃破夜空的閃電,不發一語的咬住了對方首領—阿黃的脖子上,稍稍使力,就破解了對面的三角陣型,阿黃被甩在了一旁,尾巴豎直,惡狠狠地齜牙怒視著刺刺,刺刺則佇立馬路中間,眼光似有似無地觀察著三個對手,說時遲那時快,方才還在地上嗚咽的小黑,像一道黑影一樣縱身撲向阿黃,阿黃反應不及,臉上直接被小黑灌了一掌,這掌勁之強,阿黃差點又癱軟在地上,要不是阿黃犬生中的前九年都在和廟會8+9的小綿羊機車追逐,鍛鍊內功,早就屍骨無存了。但當然,接下刺刺那一咬和小黑的那一掌,也讓阿黃元氣大傷,武功和小黑這狗林的後起之秀不上下了。阿黃和小黑開始交換各種招式,什麼狗來神掌、母狗心經、各種狗林絕學互相攻擊,阿黃的兩個跟班—黑面的和烏嚕嚕都被這一來一往的掌風震懾住,而不敢犯進,深怕殃及其中,但刺刺當然不會讓他們閒著,直接兩掌將兩個小跟班的重心打偏,撞在一起,兩個跟班深知刺刺武功高強,但是狗在江湖,身不由己,該打的硬仗還是得打,於是同時像刺刺發動了攻勢,哪知刺刺兵來將擋 水來土掩,猶如銅牆鐵壁般,兩犬遲遲無法對他們造成傷害,刺刺冷眼地看著他們,眼神卻又常常飄向正在交戰的小黑與阿黃,霎時間,有龐然大物,拔山倒樹而來,蓋小斑也,小斑一到了戰場,馬上倒下,露出了肚子,猶如東床快婿一般,坦腹路中,黑面的和烏嚕嚕還正納悶著到底發生什麼事時,馬偕的金色閃光刺刺馬上無損收掉了他們兩個,而這時另一邊的戰況也告一段落,小黑大致以一換一,兩敗俱傷,但是小黑仗著年輕,體力恢復的比較快,所以也可以算是小黑贏得勝利。就這樣,馬偕三神獸又擊退了外來的野狗,又可以回警衛室裝可愛了
收藏6 則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