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簡報課某柯姓學生被針對?!

國立臺灣大學
前幾天在簡報課社團看到修課的柯同學發出以下貼文,內容是他收到被送性平的通知,推測是課堂中的「無聲安徒生」活動讓人感到被侵犯。 (給不知道的「無聲安徒生」在做什麼的人,這個活動是要學生先錄一段音檔,講述自選的一則童話故事,之後在課堂中配合音檔做動作演繹故事。) 他先道歉並解釋他所作的事,而後發表了一些較情緒性的字眼,例如「我就是禽獸不如的垃圾」,並在某些語句中帶有點諷刺意味。
megapx
可能很多人第一眼看到會覺得言語稍微偏激,認為何必用如此嚴厲的字眼,然而後來仔細想想,回想起前陣子在課程資訊交流版發生的事,或許一切有跡可循,也讓人擔心柯同學在這段時間是否承受了滿溢的負面壓力和情緒。 當時柯同學在課程交流版發表修習簡報課的心得,隨後簡報課葉教授在同個平台發文反擊,因為後來柯同學將貼文刪除了,因此我並沒有看到柯同學的心得,但每個人對於課程本來就可以有不同想法,評價有好有壞很正常,不懂為何教授還要特別跳出來反駁,難道不能容許一絲異己的意見?身在台灣這個言論自由的社會,發表意見只要不侵犯他人,那有何不可?而且不同意見能提供課程進步的方向,也能讓教授更清楚了解各個學生的課程體驗,何況誰能說自己的課程絕對是完美的? 葉教授在反駁的文章中附上教學意見調查,顯示課程有收到許多好評,這點毫無疑問,但看參與調查的人數,顯然遠遠不及所有修課學生,因此勢必有學生有其他意見,而柯同學很勇敢地選擇將他的意見發表出來,這件事自始至終都沒有錯,也不該遭受到他人反擊,更何況還是教授本人。尤其該貼文下面留言有提到一點,教授和學生的身分、位階、權力如此不對等,教授直接在社團發言反擊學生,很可能會造成學生很多壓力。
megapx
megapx
當然能理解教授看到自己的課程被批評,不想坐視不管,想要為自己辯護,然而葉教授文章的某些篇幅,卻將柯同學當作問題、當作個案,認為是他自己心態上無法適應,文中還故將姿態放低,為太晚關心柯同學道歉,甚至得出「當老師的人應該在學期當中更早幫助需要協助的學生才對,而不該到後期才找學生,那其實為時已晚了」的結論,完全將重點擺放在「特定學生需要協助,而我沒有即時協助」而不是圍繞在針對課程內容的意見本身,將「學生對課程有不同意見」視為「學生自己無法適應課程」。我認為這樣將問題轉而指向學生的發言實屬不妥。尤其葉教授作為學生表率、甚至全台許多教師效仿的對象,掌握話語權的同時,不該拿這利器狠狠刺向他人。 回到後來柯同學被送性平這件事,我其實看到的當下充滿疑問。我不了解性平的處理程序和時間,但對於隔這麼久才通知有點疑惑,因為活動明明早於12/24 就已進行。當然有可能是最近才舉發,那又是為何突然舉發?舉發的修課同學如果當場覺得不妥,又怎麼沒於當下反應,而是直到現在才舉發?這一切實在令人不解,是想開同學玩笑?還是故意將同學置於難堪的處境?我不知道舉發的人是誰、也不知道背後的心態,只是覺得這樣的行為,可能很嚴重地傷害到柯同學,日後的負面影響更是難以預估(況且也對於舉發的人毫無好處)。簡報課修課學生其實資質都很優秀,只是做出這樣的行為,讓人不免感嘆難道受了十幾年的教育,人品和道德卻只有如此,真令人惋惜。 後來柯同學的這篇文章也刪除了,應該不多人看到,也不清楚是柯同學自行刪文還是其他緣故。當然我不是當事人,不了解事情的全貌,有種種事情都不是我所能全面了解,包括這次是被刪文還是當事人自願刪除、當初柯同學在課程交流版為何刪文,更遑論柯同學平常的為人和性格、舉發學生的心態等等….。如果有什麼其他方面遺漏的資訊,或其他人有想法都歡迎補充。 最後只是想說,先不論簡報課內容好壞,不論修課同學是否喜歡,盼台大人不是只注重名譽和成就,更不是拚命只想踩著別人往上爬,而是能夠學習更友善地對待他人、學會給予尊重,希望作為全台灣最高學府的台大,除了學術上的優異,也能成為一個更友善&尊重的地方。 感謝有讀到這裡的大家!
LikeSadWow
206
91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