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甲大學
道歉文只是做表面功夫而已 我覺得她根本搞不清楚她做錯什麼 如果他到現在還不明白 就有點恐怖了 在她心裡 可能認為虐待動物根本沒有錯 可能打從心底看不起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