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板管理
看板設定
看板資訊
板規設定
板規與違規項目設定
站規之禁言天數設定
文章管理
文章檢舉
留言檢舉
其他
管理活動記錄
———



因為,曾雨林已經消失了整整一週。





她的手機不是不接,就是轉入語音信箱,到學務處查到當初她留給學校的通訊地址,卻怎麼都沒勇氣親自走這麼一遭——總感覺走到這一步,似乎已經超越了某些界線。

我也不是沒想過找Miko問個清楚,但又覺得自己跟她的師生階級差異,不知道這樣貿然行動是否恰當——尤其Miko看起來陰陽怪氣的,加上她上回兒說話的嗆辣程度,都讓我對於與她對話感到多所顧忌。

既然如此,就只能找Miko的老闆——吳秉男了。





「他知道。事實上,就是他鼓勵我來跟您說的。」那時的Miko是這樣說吳秉男的。

「她跟妳們說了這些話?」吳秉男一臉不可置信。

「嗯。」我喝了一口他倒給我的白開水,「所以現在要怎麼處理?我的學生因為她,已經消失整整一個禮拜了。」

「這個……」吳秉男頓了頓,「其實,淑惠,這好像不關我這邊的事……」

「不關你這邊的事?」我挑眉,「你的學生來刺激我的學生,現在我的學生直接不來學校了,你卻說不關你這邊的事?」

「好好好,妳別生氣。」他擺擺手,「不然,我叫Miko進來?」





我還沒回應,他已經走到門口,朝著實驗室的方向喊。

「Miko,妳過來!」

沒幾秒,Miko面無表情地走進辦公室,一見到我,竟一丁點臉部肌肉牽動都沒有。

我這才發現好像沒有見她笑過,除了上次她說著那些惡意滿滿的話語時,偶爾伴隨出的冷笑。

「把門關上。」吳秉男喝了口茶。

她聽話地把門閉上了。





「妳為什麼要去陳教授那邊說雨林的壞話?」吳秉男單刀直入。

「?」Miko挑了眉,並沒有回話,只是瞥了我一眼。

「人家雨林消失一個禮拜了,陳教授的實驗完全停擺,妳說現在該怎麼辦?」吳秉男頓頓,「陳教授現在都在這裡了,妳要不要跟人家好好解釋?」

「她說她今天會來學校。」Miko淡道。

「什麼?」我跟吳秉男異口同聲。

「林。」Miko閃躲掉我的注視,「她說她今天會來學校。」

「什麼?」我無法相信。





昨天我才又試著撥打曾雨林的手機,但一樣被轉到語音信箱,為什麼對曾雨林有著滿滿敵意的Miko,卻可以聯絡上她?

「陳教授,那天說的話,很抱歉造成妳的困擾。」Miko忽然對我九十度鞠躬道歉,我一時對她慎重的舉止無法反應,「以後不會發生這種事情了,我有主動跟林聯繫,也跟她慎重道歉過了,她說她今天會回來學校、繼續她的碩士學業。」

「……。」我無話可說。

沒想到她會就這樣輕易低頭對我道歉,還是如此慎重的鞠躬道歉;我也沒料到她早已跟曾雨林取得聯繫,還修補好她先前所造成的傷害。

她的危機應變讓我站在這裡,活像個魯莽行動的三歲小孩。





「妳以後不許再說那些傷害雨林的話!難道以前的風波還不夠嗎?」吳秉男忽然厲聲指責。

「對不起。」Miko這會兒改向吳秉男鞠躬道歉,只是不是九十度。

「妳不要這樣,是我們對陳教授抱歉,妳對我鞠躬幹嘛……」吳秉男見Miko如此,態度立馬軟化不少。

我忽然意識到Miko並不如表面上的簡單——因為她似乎把吳秉男給治得服服貼貼的。
真是奇怪,外表明明如此木訥,卻給我一種有許多手段與手腕的怪異感。

「妳的道歉,我心領了。」見眼前Miko一下鞠躬一下道歉的,我似乎只能接受,「倒是你們剛剛那些話,讓我很想了解,到底以前雨林是惹出了什麼風波?」

Miko與吳秉男不約而同陷入了沉默,過了幾秒,吳秉男才勉為其難開口。

「陳教授,我認為既然雨林都在妳底下做研究、她也願意回來繼續學業,妳就別再探究過去的風波了,這樣對妳、對雨林、對大家都會比較好。」





叩叩叩。

我正要說話,門在此時被敲響了。

吳秉男似乎視那敲門聲為救命符,毫不掩飾地大大呼了口氣。

「啊!請進!是誰?」

門慢慢地打開,是一個我不認識的男生。

「教授,那個……」他怯怯的,話還沒說完,另一人忽然從他及門之間的縫鑽了進來。

「老師!妳怎麼在這裡!我正找妳呢!」

「林?」我驚嚇之餘,再度脫口而出她的單名。

「吳教授好!Miko,嗨!」曾雨林已經走進辦公室、親暱地挽住我的手臂,我回頭看,方才那個看起來怕東怕西的男生已經消失了。

再回頭過來,卻發現Miko盯著曾雨林挽著我的手臂,見我注意到她的注視,她馬上又把眼神移開。





「雨林,妳老闆著急地來找我們要人呢。」吳秉男笑起陽光,「妳以後別再亂跑了,我跟Miko可不是妳的保姆。」

「對不起、對不起!」曾雨林將雙手擺在額前,「我以後不敢了!」

「好啦好啦,回來就好了,妳們師徒倆趕快回去天藥所吧,不然外頭學生大概已經咬耳朵八卦到耳朵快爛了。」

吳秉男的話聽起來似乎幽默,但只有曾雨林笑出聲來。

「哈哈哈,吳教授,你別虧我了,我們走就是啦!」曾雨林把我拉出吳秉男的辦公室。

門關上的那一秒,吳秉男依然維持著陽光的笑容、目送我們離開,而Miko,則是低頭不語。

我忽然想起來,好像自從曾雨林出現,Miko就開始保持沉默。

如此生疏的互動,一點都不像是她與曾雨林取得聯繫、再讓曾雨林回來學校的樣子。





###





「老師。」曾雨林敲了門。

「都用好了?」我把筆記本闔起。

「是的,實驗桌、辦公桌,全都盤點收拾好了。」她遞給我一張A4紙。

嗯,看來還得多訓練。

紙上只有潦草地用手寫著一些器材及文件名稱,沒有經過統整、看起來一點都不美觀,也完全不具有參考價值。

不過沒關係,我們有兩年的時間。





「好,那我們來討論妳的研究計畫吧。」我將那張紙擺到一旁。

「這是我覺得可行的計畫。」我將筆記本遞給她。

她接了過去,看沒幾秒,就皺起眉。


———

共 9 則回應

1
1
早安!!!!!!
0
B1 感謝卡
B2 早☺️☺️
已經刪除的內容就像 Dcard 一樣,錯過是無法再相見的!
1
1
來惹
1
😍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