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警察專科學校
我不會欸...難道我是一個人 我付出只希望有一個穩定的關係 彼此成長 性的方面就尊重對方 ——————更一下————— 身體自主權是需要被尊重的 女友要求一輩子都是柏拉圖式我也能接受 我交過2任 她們都有跟我提到前任常常不顧她們的意思就強行逼迫上床 我不會 所有她們都很驚訝 所以我早就知道我這種人一定是少數 不要以你們個人行為就斷定所有男生都是無法控制小頭的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