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島律助/分享考律師的辛苦過程。

2019年1月2日 18:25
人,都會在意外中發現自己與眾不同的能力。 我也不例外,我也在最近發現了我的能力。 唬爛! 這篇我po過,只是不小心刪掉,如有違反板規,那也是命......。 ----- 下面的事,發生在鬼島,不是台灣,大家不要太緊張。 ----- 推開辦公室的大門時,掛鐘剛巧是8點30分。 我整晚沒睡好,走進茶水間打算為自己倒杯熱水暖胃。 「怎麼,又沒考上?」 施律師在茶水間裡一如往常的幫咖啡機注水 。 「恩,是啊,也習慣了。」茶水間有點小,我拿著杯子等在後面。 「第5年?」 施律師專注著在佈滿水草的咖啡機水箱裡找他養的寵物。 「6。」我試圖多說兩句:「但…,但今年只差2分…。」 「恩。」 一個黑影從水草中游出,是蝌蚪。 「又少一隻…。」施律師嘆了一下,挺起了身,按下了『one shot』。 咖啡機開始運轉,發出了磨豆與吸水聲音,蝌蚪奮力地往反方向游。 「可以請教一下當初您是怎麼考上律師的嗎?聽說您一畢業就考上了。」 不知道哪來的勇氣脫口而出。 「我?」 施律師轉頭看著我,眉頭一皺,好似回憶起某段不堪回首的過往。 「那個…」我吞了一下口水:「不方便也沒關係拉,哈…哈哈…。」 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跟施律師說話,氣氛都很尷尬。 「真想知道?」施律師語音上揚,我點點頭。 故事開始。 ----- 「去年,我考完司法特考,就知道那年律師無望了。司法官第一天第一科的行政法與憲法,我沒有一題會寫。 到了第二天的民事法,我大概花了40分鐘,確認了我都不會寫後,交了白卷,起身開門走出考場。」 咖啡機嘎然停止運轉,施律師回頭把咖啡端起。 「這杯給你。」施律師接過我手上的空杯,將剛煮好的那杯咖啡讓給了我。 「恩…謝…謝謝。」我看著那杯剛煮好的咖啡冒起一顆泡泡然後破掉。 「趁熱喝吧。」 老實說我一點都不想喝事務所的咖啡,我只是要去裝水而已,但我不自覺的啜了一口。 「幹,好難喝......」我一臉尷尬想著要如何包裝剛剛的失言。 但施律師好像也沒聽到,繼續道: 「律師二試兩個禮拜後接著考,我怎麼算都知道自己沒機會。但想到過年不敢回家、被學妹看不起,我沒有勇氣放棄。」 施律師突然停下來,眼神從遠方聚焦回我拿在手上不打算再喝的咖啡。但施律師用眼神示意我,我只好識相地再次拿起咖啡,咕嚕咕嚕的灌了一口。 施律師又繼續: 「離開考場後,我告訴自己一定要今年考上,我要逆轉自己的未來。」 「哇…。」 我還以為是我看錯了,一瞬間我好像看到施律師全身被淡淡的光芒包覆,原來是一個勵志的故事啊!我不自覺的又喝了一口手中的咖啡。 「從隔天開始,我每天都去圖書館,尋找那種桌上放著一堆律師考試參考書但眼神因為風雨而堅定的法律系考生。 我會選在他們旁邊的空位坐下,放下背包拿出民法總則,然後看他們怎麼念書。」 「所以,施律師是去參考別人怎麼念嗎?」我恍然大悟。 「不是。」 我默默低頭喝一口咖啡,乖乖繼續聽。 「重複了十多天,我總算在考前找到了這個前輩,是一個大叔。 初次相遇,是在國家圖書館的自習區,他的位置左邊擺滿了高點行政法講義、右邊放著憲法教科書、中間放著一本筆記本,邊翻著法典邊振筆疾書。 他的汗味幾乎從門口就聞得到,邊唸書還邊撥弄自己的頭髮,頭皮屑跟著他的動作不斷飛下來,三不五時還會摸摸自己的腋下然後聞一聞。 但讓我至今仍銘記於心的,是那雙炙熱的眼眸。」 施律師停在這裡,我舉杯再喝了一口咖啡。 「我在他對面足足等了2小時,等到他要去吃午餐。 我背起背包隨著大叔的腳步往圖書館外的便利商店走去。 『4萬8!』我停下大叔。大叔轉過頭來一臉矇逼。 『4萬8,我開4萬8。』 大叔駭然:『你怎麼知道?』 『15分鐘,我盯著你寫題目,短短的15分鐘,你寫在筆記本上的行政法擬答。 只一個保護性拘束人生自由的爭點,你從行政法論到憲法,又從刑法論到社會公益,還在文末提出了修法建議。 重點是你寫了整整兩面A4。』 『5萬。』大叔點頭且微微一笑,比了一個大大的五:『5萬!4萬8是我去年的價碼。』 『成交!』我記得我還伸出手跟他握了一下。 『只收現金。』 我將背包甩到正面,快速的打開背包數了50張小朋友給他,深怕他反悔。 大叔接下鈔票後,快速完成清點,問了我的基本資料後,就讓我早點回家了。」 「幹!」我差點沒把咖啡吐出來:「用…用買的?」 「你不覺得每年考場都是那些熟悉的面孔嗎?」施律師沒有回答我的質問。 「當然是去年沒上啊。」 「年輕人。」施律師拍拍我的肩膀:「考上的都有跑車要養。」 是說施律師自己就有一台保時捷停在事務所門口。 「我不相信!」這怎麼可能,怎麼可能只要5萬!別說5萬了,10萬我也付,我內心嘶吼。 「但……」施律師似乎根本就不在乎我是不是相信他的鬼話:「但現在變貴了就是了。」 施律師伸手比了個8。我吞吞口水,幹,只要8萬!幹他馬的只要8萬! 居然...只要8萬...。 「對了,咖啡好喝嗎?」施律師似乎想起了什麼。 「好…好喝。」我震驚到沒有注意到自己竟然將這杯難喝的咖啡喝完了。 「我不喝那台咖啡機的咖啡。」施律師往門口走去:「水不乾淨。」 我震驚的看著他,幹,難怪咖啡那麼難喝。 「喔對了。」我回頭看到施律師背著辦公室的光看著我:「我可以打你7折。」 刺眼,我瞇著眼伸手去擋不知道是辦公室的燈還是施律師耀眼的光芒,我跪著目送他走回辦公室。 「蝌蚪咖啡。」我最後依稀聽到施律師是這麼說的。
14
回應 1
文章資訊
共 1 則回應
中原大學 財經法律學系
啊~ 看到這篇 突然覺得有光芒刺進我眼睛 雖然今年沒報司律就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