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吳大學
推欸 我在荷蘭的時候,發現自己怎麼那麼壓抑 好怕做錯事情 在台灣一定會被罵笨白痴 但荷蘭人很有耐心,也不會直覺認為你應該要會 突然就讓我覺得,其實生活不用那麼壓抑 再來台灣環境真的很愛打壓異己 卻忘了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特色 把人塞進社會的框架後 再說他死板沒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