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朋友【電影法蘭克】的頻道被盜用

2020年4月1日 11:07
我是一個很害羞的網路鄉民,一直以來,我做影片一直都不好意思請人幫我分享按讚或是訂閱,YouTube的自製影片的那個推薦話語,我熬了好久才勉強自己說出口,但是這一次,我誠心誠意的希望看到這篇文感同身受的朋友能夠幫忙分享這個訊息,並且如果有相關的管道的朋友也能不吝給予協助。 3月30日那天,法蘭克忽然在我的【半瓶醋夜未眠】的前製聊天群發聲。 法蘭克這一陣子身為傳播系所的學生,醉心於獨立製片,已經鮮少來我的實況聊天了,沒想到他上來發聲卻是來求助的。 他的YouTube頻道【電影法蘭克】被駭,名字被改成了【Film TV 5K】,還被用來上傳盜版電影,原有的影片還是可以看,但是法蘭克本人已經無法登入自己的帳號,因此他的廣告收益合理懷疑應該也都被駭客接管,這是非常明確的犯罪行為,這件事情極之駭人聽聞,嚇人的不只是駭客的明目張膽,更嚇人的是YouTube本身對於這件事情不聞不問,法蘭克雖然也已一年左右沒有更新他的頻道,但是總也是個有24萬訂閱戶的YouTuber,影片的點閱也曾破百萬,這樣的頻道一夕之間就消失,可是經營者卻求助無門。 截圖的內容為原本的【電影法蘭克】頻道,現在已經變成了盜版電影的上傳頻道了。 截至目前為止,法蘭克已經報警做了筆錄,也已經寄信給Google的客服信箱等待回應,這些巨大的單位的客服相當的可怕,就只是要你寄信給他,然後給你一個制式的電腦回應,讓你一看就知道不是真人,只能夠焦慮無助的等待。 猶記得我在剛剛變成一萬人次的頻道主時,Google邀約我去參加他們的「創作者工坊」,我慕名而去,看到的卻是宛如直銷商業務激勵大會的活動,就是不斷的鼓動熱情,卻鮮少提供實質的幫助。 在我們有可能幫Google賺取廣告收入時,他們對我們趨之若鶩,然而在頻道本身的出現各種問題時,他們卻只剩下了制式的電子回應。 YouTuber怎麼樣來說跟Google也算是一種合夥關係吧?但是Google這個官方對於他的小型合作商的態度卻是如此的可怕,甚至比直銷產業還不如,安麗的客服尚且對於直銷商設有直銷商專線(我很清楚,因為我老媽就是安麗的直銷商),Google名滿天下,對於這種創作者被人侵門踏戶的狀態,就真的只剩下制式的電子回應了嗎? 想想之前黑熊的頻道被檢舉而無申訴抗辯機會的被下架,以及黃標事件,還有數位YouTuber明顯發生了精神狀態出問題,我其實不知道台灣的YouTuber在如此脆弱的環境底下為何還沒有組織出類似的工會團體出來為同業爭取權益,同業以外的網民對於這個環境的問題不了解,原本就會冷嘲熱諷,但是YouTuber業內自掃門前雪的風氣盛行,看到其他頻道主出事,我永遠都看到幸災樂禍的反應,大家都沒有想過,會發生在別人身上的事情,若是出於制度與環境的影響,有一天也會發生在自己的身上嗎? 法蘭克目前就只有我以及身邊幾個訂閱數量極小的小頻道主幫助他,且私下討論給予他意見,但我忍不住有點感慨,小弟我只是個人微言輕的小小頻道主,訂閱量與流量早已式微,我發聲疾呼應該是沒什麼人會在意的,但是其他幾位大又具有影響力的YouTuber們真的完全滿意自己現在身處的環境嗎?現在不幫這些落難的同業,試著改善環境,等到同樣的問題出在自己身上的時候,有人能夠幫忙嗎? 在台灣這個已經有YouTuber成為政治人物的地方,我們理應要能夠反映更多網路創作的問題與爭取相關權益的... 網路創作的環境就像是西部世界一般,是需要拓荒者披荊斬棘的。
49
回應 10
文章資訊
共 10 則回應
國立金門大學
有沒有想過請求阿滴幫忙 畢竟自嘲為地下理事長的阿滴可能有比較多的管道去聯絡Google公司
國立中山大學
B2 他不會鳥訂閱數這麼低的youtuber啦 當初狠愛演也是破80萬訂閱 他才有鳥他們
世新大學 廣播電視電影學系
有聯絡過台灣youtube公司嗎?
B4 他粉專說寄信給google都沒有回
世新大學 廣播電視電影學系
可以試著聯絡youtube 或用youtube裡面的表單反應看看 再不然直接打電話給台灣的google總部 02 8729 6000 第一次知道帳號會被盜 希望能救回來
這個我也有第一時間提供給他了~希望他能夠救回自己的頻道
更新進度:法蘭克表示目前已得到Google官方回應處理中,頻道目前已被封鎖,感謝大家的分享與關心,有進度會持續回報。
B8 加油加油 是因為他的頻道才更了解漫威宇宙的 希望有解
推! 我也看過法蘭克的影片真的很優質, 希望可以早日拿回頻道所有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