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門:楔子
傳送門:01
傳送門:02
傳送門:03
BY.那個人

================================================================================
04

建文元年,燕王朱棣以「朝無正臣,內有奸惡,則親王訓兵待命,天子密詔諸王,統領鎮兵討平之。」為由,以靖難之名發兵。
同年七月迅速佔領北平。
時序推至九月,燕軍陷入膠著的戰局之中。
此時,建文帝以曹國公李文忠之子李景隆替代老將耿炳文,領南兵北伐。
燕王在北平城內聞訊不禁俯首大笑,「李景隆此人必重蹈趙括之覆轍,而朱允炆這小兒竟將五十萬傾國之兵交付與他,看來本王君臨金陵之日不遠矣。」
「大王有這番雄心必定可以君臨天下,惟須注意的是這李景隆雖是靠其父李文忠大人的名聲而攀上將位,但貧僧以為其手下的五十萬兵馬仍是不容小覷啊!」燕王身旁一位衣著袈裟的老者提醒著。
「道衍所言甚是,但本王也自有一番洞見,何以李景隆必敗無疑!理由有五,其一,南軍上下異心紀律不整。其二,李景隆不善衡量險易,容易深入趨利。其三,好用小人、聽信奸諛。其四,才氣、將威不足三軍易撓。至於五嘛…...」朱棣故意拉長語調。
「不才猜想莫非是南軍易受北方寒氣所侵且軍餉不足,所以打起仗來有後顧之憂?」隨侍在一旁的馬和這時說道。
「唉!本王正想賣道衍一個關子,馬和怎麼這麼快就把謎底給講出來了,先下去吧!本王還有私事要與道衍談呢。」朱棣面露惋惜之色說道,但也有些得意得使了個眼色給老和尚。
「是!」
「大王的明察與洞見著實是讓貧僧開了眼界。」道衍笑著說道,心裡也對馬和的睿智印象深刻,老和尚接著說,「但李景隆的人馬恐在時數日之內便會兵臨城下,貧僧在此有一計必可避實擊虛,如此如此這般這般……」

十月,燕王親自率大批兵馬偷襲大寧以取其精銳部隊,另一方面,誘引李景隆率難軍大舉包圍北平,並令世子朱高熾與道衍老和尚鎮守相對人數稀少的北平。
燕王輕騎隻身前往大寧城下,向寧王朱權求助謝罪。
「賢弟啊!快救救你哥!」燕王朱棣策馬在城門前面容哀戚得說。
「四哥怎麼這時候來找小弟?如今天下民心仍向著當今聖上,就算是小弟恐怕也……」朱權面有難色得說道,暗地裡卻冷靜得想著朱棣葫蘆裡究竟是在賣什麼藥。
「我也是逼不得已的啊!自從當今皇上登基之後為周遭的小人所操弄,逼死皇親國戚,愚兄深恐也會為其所害,一時不察才會起兵啊。賢弟,你的深謀遠略是眾所周知,這回可要幫我一幫啊!」朱棣說著說著,不由自主得拭去眼角泛起的淚珠。
「這……」看到朱棣聲淚俱下,朱權不由得遲疑了。雖然懷疑,但如果可勸降燕王再交給朝廷,必定可以取得皇上的信任,縱使不加封采邑也可以減少被猜忌的可能。再說李景隆的部隊已向北方前進,燕王應該也不敢造次才對。
「一時我也想不出什麼法子,四哥不如先進城歇息,咱們再共商計策。」朱權說道,心想哥哥也未免太過大意以為單騎前來便可打消我的懷疑嗎?但朱權也礙於城外的大軍亦不敢將朱棣軟禁於城內。
未料,朱棣事前早已買通少數城內的臣民,暗中滲透、收買大寧駐軍以及三個蒙古部落(朵顏三衛)的首領。
十月初六。
「賢弟啊!看來我待在這也不是法子,縱使我一心想歸附皇上,但手下廣大的臣民可能也不會答應的。」朱棣假裝哀愁得向朱權提出辭呈,「不如此行回去取得其他重臣的相助後,再行打算?」
「真對不住,但若是到時四哥準備好,小弟隨時可代為向皇上說情,若是軍內有任何不服命令的小弟也助四哥一臂之力。」朱權幾天的觀察下來漸漸相信朱棣是有心歸降,再加上李景隆大軍壓境也增大其信心。「讓小弟為二哥送行吧!」
為防生變,朱權依舊帶領王妃世子等大批人馬送朱棣到郊外。
此時,朱棣露出微笑回過頭來向朱權說,「真是謝謝賢弟願意鼎力相助啦!」驀然間,伏兵盡起,大批的人馬將朱權的人馬團團圍住。
「四哥你……竟敢使詐!但可別忘了你現在還在我的人馬之中。來人啊!拿下這叛賊!」朱權憤怒的吼著,卻發現沒有任何動靜。
「怎麼了!快動手啊!」
看到這朱棣不經得意得笑了起來,「賢弟方才不是說會助我一臂之力嗎?這些軍隊我就不客氣收下啦!」
望著怒不可抑的朱權,朱棣收起了笑說,「怎麼?本王才不管如今民心還否向著金陵那乳臭未乾的小毛頭,我只知道順從天意,天意難為啊!來人!所有俘虜全部押回北平!」
如此這般,大寧成為一座空城,而寧王手下的部隊均為燕王朱棣所收編,燕軍勢力大增。李景隆聽聞此事急忙引兵攻北平,中軍駐紮於鄭村壩。

十月十九,燕軍在會州整軍,分為中、前、左、右、後,共五軍。準備與南軍一戰,解北平之圍。
十一月初四,北平以東北處,燕軍軍帳中。
「嗯……雖說獲得大寧騎兵的鼎力相助,但南軍勢力龐大,前些時日南軍差點在瞿能將軍的領導下攻下張掖門,如今北平城之危,也是無法輕易化解啊。」燕王看著案上的地圖,沉思著。
「殿下,李景隆的中軍就在不遠處的鄭村壩中。如今白河已經結了一層冰,大軍渡河已不成問題。不如咱們直搗黃龍殺他個措手不及吧!」馬和用手指著北平城東的鄭壩村。
「這法子甚好!但不可太過大意,眼下南軍雖因水土不服戰力大減,但人數之眾不可小覷,不如將軍隊分中左右三路,夾擊位於鄭村壩的南軍,以李景隆的為人,必定陣腳大亂。馬和,傳令下去明早拔營!」
「是!」
隔日,燕軍拔營向北平城東前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渡過白河,南軍前哨尚在夢鄉之中,突然為震天的喊殺聲驚醒,軍心大亂,頃刻之間勝負立分。
燕軍繼續直搗鄭村壩,面對李景隆為數龐大的中軍,雙方激戰。南軍雖人數眾多,但不耐北寒氣加上帶來的裘襖不足,戰意大減。酣戰之際,滿天的喊殺聲在南軍左右翼響起,燕軍左右軍襲擊南軍側翼,此時南軍早已無意戀戰,李景隆見大勢已去,急忙下令全軍輕裝撤退,留下遍地輜重。
「哈哈哈……看南軍夾著尾巴逃跑可真是痛快,下令派人趕緊接受這滿地李景隆送給本王的『大禮』!」燕王看著遍地的屍體、兵器與糧餉,得意得笑了。
「殿下,殿下!」馬和策馬由遠方飛奔過來。
「喔?馬和你那邊處理的如何?」
「臣下的部隊已將敵軍悉數殲滅了,但請殿下趕緊領軍前往北平城下。李景隆走的倉促,命令傳達不實。如今圍城的南軍尚未撤退,可來個前後夾擊,與北平守軍一同擊潰他們!」馬和喘著氣說。
「很好,本王立刻就動軍!」

數日間,北平城郊充斥著煙硝與血腥味,哀號砍殺殺不絕於耳,雪地給染紅了,屍橫遍野。兵臨城下的南軍或逃、或死、或降,鄭村壩之戰李景隆丟失朝廷大半老本,損兵十餘萬。
「真是諷刺,要是洪武皇帝沒有大殺武將,如果藍玉與傅友得兩位將軍尚在,此役勝負還很難分啊。」第一次經歷如此大規模的戰役,馬和獨自在山頭上看著遍地鮮紅,喃喃自語。過去,老家為大火所吞噬的景象再次浮出腦海,「難道,這真是天意所指嗎?」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