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門:楔子
傳送門:01
傳送門:02
傳送門:03
傳送門:04
BY.那個人

================================================================================
05

三年後,建文四年,燕王兵臨金陵城下。幾乎每日都有城內受封官爵者前來投誠,軍心浮動。
六月十三,谷王朱穗與李景隆,開金川門迎燕王,金陵城破。
「大勢已成定局,看來這小毛頭氣數已盡啦!哈哈……」燕王想像著君臨天下的日子即將到來。
「現在的當務之急是趕緊找出建文帝,然後搜出玉璽,立刻殺了他!」道衍在燕王耳畔囑咐道。
「嗯,馬和!」
「臣在。」
「快率隊進宮中,找出建文帝這小兒,趁沒人發現之前找出玉璽下落,殺了他提其項上人頭來見我!」燕王大手一揮,軍隊立刻向皇宮衝去。
「是!」

金陵應天府,宮中。
此時的應天府已不見過去繁盛之貌,取而代之的是漫天哀號與驚叫聲。
鄭和與一小支兵隊,在一密室終於遇到了建文帝朱允炆(諡號明惠帝)。
惠帝縮瑟在角落裡發抖,一聽見有人聲急忙站起來,怒視著走進來的年輕軍官。
待眼睛適應光線,他辨認出眼前的是過去洪武帝時代在燕王藩邸有著數面之緣的馬和,他當時還對這位宦官鶴立雞群的丰采所印象深刻。
「馬和!你可知你現在到底在幹嘛?」惠帝伸出顫抖的手指,另一手緊握著玉璽,試圖做最後的反抗。
「皇上,快把玉璽交出來吧,我只是在做自己份內的工作罷了。」馬和伸手。
「你難道不曉得朱棣這舉動是在篡位嗎?你不但不替天行道,還為虎作倀!」惠帝越說越激動。
「別這麼說,這是民心所向,天意所指啊。」
「你在說什麼鬼話!難道這遍地的血紅就是你所說的天意嗎?先帝為我們創立的太平,豈能為奸人掌控!我身為祖父的嫡長孫,理應繼承皇室正統啊。歪風若長,天下必亂啊!」
「但畢竟燕王也是明太祖眾兒之一啊?」
「你可忘了先聖周公制禮作樂為我賦予的正當性?身為明太祖嫡長子的先父,由於先父與長兄死得早,二兒子的我繼承皇位難道不合天意?」惠帝逼問馬和。
「這……」
「叔輩的朱棣到底有什麼理由或資格爭奪皇位?我費盡心力削藩,就是希望能阻止叛亂,難道你不懂嗎?一旦朱棣篡位得逞,日後隨便的皇親國戚豈不就可以順自己的意,自封為王?天下必定陷入戰火之中!」
「可是……」鄭和很猶豫。
「看清楚這個!」惠帝舉起傳國玉璽,「曾經我是皇上,現在拿著這個,代表我現在還是皇上!是正統的皇上!鄭和還不快跪下!」
「是,臣在。」馬和終究被說服。
「平身吧。」惠帝走了過去,「我希望你能助我一臂之力。」
「這……怎麼幫?現在以我的力量,並不足以幫你恢復帝業。」
「嗯……」
「不然這樣好了,臣有一計,不曉得皇上覺得如何?……」

燕王朱棣於建文四年六月十三(1402年7月13日)入京師應天府,惠帝在宮中舉火自盡並與玉璽一同失去蹤跡,朱棣宣稱在宮中找到其屍體,哭說,「傻小子,何苦如此?」並為他舉行葬禮。
自此,中原易主。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