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送門:楔子
傳送門:01
傳送門:02
傳送門:03
傳送門:04
傳送門:05
傳送門:06
BY.那個人

================================================================================
07

燭火搖搖晃晃,彷彿快熄了似的,但滿室滿溢的春光使窗外蹲在窗下的兩個小毛頭渾身是火
「唉,別擠呀,說好了一人半盞茶時間的,我這茶都還沒入喉,你他媽的急啥呢!」
「媽的,你那茶壺都喝破了,怎還沒到我呢,滾邊去!」
「噓,有動靜!」
只見室內凌亂的擺設中,一床木床伊呀咿呀響個不停時,門上傳來了聲響,「大哥,四爺來了消息,他老人家正在前廳歇著等您呢。」
說話的這人是,大海盜陳祖義的座下殺人魔王,老八,外頭給他一個渾名叫王八刀,是取笑他禿頭又駝背,活像隻龜,背上插著兩柄亮晃晃的長刀,敬畏他的則稱他一聲小八哥。
「我說小八啊,沒瞧準你大哥我正在行功運氣吶,你這麼一瞎攪和,我可頂不住啦!」
另外就聽得一個極性感誘惑又慵懶聲調的聲音道,「別聽你大哥在那瞎說,四爺肯定帶了重要的事回來,否則就不會整整早了三天路程,肯定十萬火急!」
「就聽你這小毛貓的嘴,晚點再來整治妳。」
一陣淫笑後,門就給風吹闔上了。
兩小毛頭在旁聽見了這一切,「我說四爺爺搞啥吶,閩粵一地雖然山多地少,能看的除了他媽一座又一座的死人山外,到底也有不少好港呀,漁村少婦最是銷魂了,怎麼他媽的就這麼連夜星辰給趕回來!」
「算了吧,我倒是覺得鬆了一口氣,每回偷窺島主他老人家行房,我總覺得我們一定給大嫂瞧見了,她那勾魂的雙眼……」
「別傻了,小白癡,回去上哨吧,等回給小八爺瞧見我們怠職,他還不把我們兩個當他孫子給砍了!」
「他捨得嗎,我們兩個可算挺孝順他的龜孫子啊!」
「啊哈哈哈,他媽的可別給人聽去了。」

廳上燈火分明,餘下九首領都給找齊了,廳上一片肅殺之氣,眾人見大哥到來紛紛站起來。
「大哥!」眾人道。
「四哥,點子上帆了?」
一個滿身歷練又身材精實的黝黑老者言道,「點子因為祝融肆虐,要出的料全成灰了!」大堂上一陣騷動。
「但是,天佑我眾兄弟,我在胭脂胡同截到一條大生意,北京要出一大隊寶船出海,正好路過我們地盤!」
「四哥,可以拿下幾成?」
「這消息是出自一個未中選上寶船的水夫口中,十成;經過家門嘛,五成五成,但我們在海上打他一頓,諒那沒卵蛋的只能嬌聲嬌氣一旁乾焦急,望洋投海自盡。啊哈哈哈,咳,咳……」
「帶隊的是太監?」
老四順了順氣說,「正是,還有個名,叫三寶太監……」
陳祖義打斷他說道,「眾兄弟,明日整裝,備快船上岸下探子、搶物資,咱們幹他娘的一票,揚名立萬,順道嚇嚇那位子剛坐暖的皇帝。」

屍臭味一陣又一陣,岸上尚未熄滅的暗紅火燒船,映照著晨間的昏暗,十大高手,各個提起十分精神,整理掠奪來的物資,分配俘虜來的餘百名漁民、村婦。
「老二、老三你倆他娘的搞屁啊,要奪寶船、要充實兵源,你他娘的兩個臭淫蟲就只知道軟玉溫香!」
老二、老三是一對雙胞胎,外號雙鮫,兩人因為姦淫良婦,從九州島津一族門下逃跑,兩人滑頭歸滑頭,手上功夫硬得很,空手四掌流利且似鮫布滿利牙能奪去數十柄利刃,兼之兄弟靈犀相通,真對上手,如和一個雙頭四手的妖怪交手,任誰都要討沒趣。
打從巨港出海以來,陳祖義很順利得劫掠了南洋到中國沿海一帶,當然他老人家並非每條路線都親力親為,孿生淫魔領著其堂下大船,順著海流先襲擊了呂宋島上的大小部落,並收服了一批回教徒,這批人並非土著,他們本來是阿拉伯商人,遇海難躲到呂宋,身無銀兩甘為雙鮫賣命以籌回鄉。
雙鮫一路沿海流過呂宋抵琉球,便派了一隊人上岸和島津勢力接觸,換取日製兵刃戰甲並順便收留如他兄弟一般臭味相投的叛忍和浪人。
在呂宋島北路有一海上巨島,日本人管他叫高砂,紅毛等眾洋番管他叫福爾摩沙。
「老五,妳領著老六、老七到島上布置布置,我要中國沿海一帶我們的人都知道這事,並且要他們皮繃緊了!」
嬌嗔帶點挑逗聲音從一個身材勻稱玲瓏有緻的少女口中吐出道,「喲,大哥呀,你給臭老二、老三這麼好玩的活,派給我這麼無趣的活,不怕我因懶怠職嘛?」
「我說老五啊,找塊布遮遮吧,你大哥我即使每日風花雪月,見妳這尤物心中還是這麼癢,派妳代表我去安排事情最是有面子了,四哥你說有沒有道理呀?」
老四搭詞道,「我說小燕啊,妳這事要真處理得好,回來四爺爺給妳一副厲害的玩意兒,讓妳輕鬆殺敵於百步之外。」
「對了,老六、老七順便跟去歷練歷練,雖說你二人年紀他娘的大上阿燕有他媽的快兩輪,單就江湖歷練和海外行船,你二人還得多多和這妮子學。」
「嘖嘖嘖,老六、老七他娘的還不快謝大哥,這差事我哥倆和大哥要了不下千次,他老人家老裝作聾了似的,媽的,小燕子這極品便宜你倆了,操!」這一陣怪笑把廳上的氣氛給凝得快凍出霜來。
「燕燕聽從四爺爺和大哥的話,這就去辦!」縱身一躍,兩柄似劍非劍的鋼鞭雙龍搶出穴,兩股極強的陰勁把大鐵門硬是重重拂開,老六、老七攜著兵器緊緊跟了出去,臨走時,雙叉、雙鎚相運引得鐵門嗡嗡作響,卻也穩實閉上了。
「他娘的說她兩句玩笑就她媽的不爽,還頂撞大哥的分派,我看她心中有鬼,媽的,大哥派我倆去監視她吧?如何?哈哈哈……」
「大事在即,縱有疑慮也先擱一旁,不過我照了四哥說的,安插了阿鐵、哲巴爾兩人在她身邊照應著,臨機應變。」
阿鐵,慣使一柄雙頭叉,臂力驚人,以雙叉激射百步,殺敵瞬間聞名,外號入身龍,因為常常敵人是被他透體而過。
哲巴爾是穆斯林,名子意思為上帝的武力僕人,外號是啞者,銅錘邊上鑲著極鋒利的薄鋼,鎚可鈍擊重創強敵,薄鋼流利串動使鎚似錐,一夫出手,萬夫血濺百步。
兩人皆武藝絕倫,阿鐵勇冠群盜、哲巴爾冷血智計超群,連老四都認為此人不易摸透,但此二人皆曾為階下囚,因為陳祖義打劫官船,正巧把二人從途中救出,於陳祖義即其盡忠。
燕燕,江湖美蠍子,其身材極為誘人,纖細小蠻腰、修長雙腿、渾圓銷魂的屁股、傲人的酥胸,再搭配一張清新脫俗、五官深邃的臉蛋,人間極品,何以淪為海盜,甚至成為江湖人人又愛又怕的美蠍子。
明朝雖然取代元朝取得中國地區的統治權,但有許多元朝已經興盛不已的事務明朝難以下嚥,海上發展即是明朝必須好好整頓的一項大業務。
陳祖義原本只是一個在廣東混不出名堂的地痞流氓,但他在海上奔波,靠著一手硬功夫,在舊港(亦稱巨港)闖下一片天,此地曾為三佛齋的都城,三佛齋被爪哇傾滅後,此地仍舊聚集天下五湖四海的英雄好漢。
十大首領,便是在此地相聚首,大海盜陳祖義,好色好財好名,凡事工於心計;麾下除了東瀛來的雙胞胎和穆斯林,亦不乏貴族,美蠍子即是三佛齋皇室遺族與漢人的後代,老九是老四的外甥,雖稱外甥,其情早已溢乎父子之間,老么最為離奇,臉上戴著一副銀製面具,很多刻意要揭露老么真面目的人都死於非命,且雖然他敬陪末座,但眾首領誰見到他都仍抱以極高的敬意,也可能是出於畏懼,就陳祖義而言,老么是最後的一張王牌,所以平常他也不派老么出去辦事,隨他高興作啥就作啥,老實說,陳祖義忌憚他的武藝,畢竟,一個凡人如何能不動指頭就擺平百餘名壯漢,用毒也好、內力也罷,總之他的武功高深莫測。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