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第四節(41回)開始,服用時建議搭配林俊傑〈可惜沒如果〉,因為字句都是在聽這首歌的心情下完成的。


※※本話有微量內容與當今社會道德觀有嚴重衝突。衛道人士請慎入。※※


※轉載前請先經原作者同意,並註明作者與出處。

本文同時連載於: (悅秋茶館-L'automne Café)




=============
雙子座‧海邊的留言(45)(痞客邦:

Post images

「叩、叩、叩。」琴房的門被敲著。

「門沒鎖,進來吧。」

門開後,慈慈面無表情地走了進來。

「怎麼整個晚上都不說話?」我問,看著已經走到我身旁的妹妹。

慈慈還是沒有說話,但神情很落寞。

「你捨不得殷蘭嗎?」

她搖頭。

「你還有話沒跟她說?」

也是搖頭。

「還是你擔心你哥會因為這樣做傻事?」

依然搖頭。

我站了起來,一隻手扶著慈慈的肩,輕聲問:「那你怎麼了?告訴哥。」

慈慈突然把我抱緊,很緊、很緊。

我不知道這短短三天裡發生了什麼事情讓慈慈變得如此,但我很清楚此時此刻,安靜勝過多餘的言語。

我拍著慈慈的背,而胸口衣服的濕潤感讓我知道這個小妮子正在掉淚。

時間會讓她開口的。

一會兒,慈慈坐在鋼琴椅上,雙眼有些浮腫。

我蹲了下來,看著她,希望能夠以兄長的身分給眼前這個女孩一點幫助,最起碼一點依靠。

「哥。」

「我在,你說。」

「蘭姐走了之後,你還會愛上其他人嗎?」

好問題。

「我想我會,但還不是現在。」我看著慈慈,認真地把心裡話毫無隱藏地說出來。

「殷蘭這次回來,不管她或我對彼此的感覺如何,都代表這段感情要走到終點了。現在無論如何,我必須往前走,而當我知道殷蘭要嫁人的時候,我也不得不明白:我得往前走了。」

「你難道都不會想念她嗎?」

「會有一天,我可以不再用這種心情面對她。」我強壓心中的苦澀,平靜地說著。「可是那天還沒有到,所以我還是會想念。」

「那你們有沒有想過我!」慈慈突然失控,大哭了起來。

我愣住了。

十多年來,我和慈慈相處的時間不算短,對她的了解也算深刻。但她的這句話和此時的行徑卻讓我不免想到發瘋的何宇沁。

可我還是只能拍拍她的肩,希望她好起來。

「哥......你真的不知道我不交男朋友的原因嗎?」慈慈含著淚問。

我似乎可以窺見一點點端倪,但是我還是不知道慈慈的意思。

也或許,我是不敢繼續解讀慈慈的意思。

「我不知道。」我選擇用否認排除那個我從來不敢想像的答案。

慈慈點點頭,吸了一口氣,不再哽咽。

「這次我回高雄以後,我們可能又有好長一段時間不會見面了吧。」慈慈突然提到。「所以哥,你可不可以答應我一個要求?」

「你說,我一定答應你。」

「陪我一起洗澡。」

我不知道我有沒有聽錯。畢竟那個要求非常簡單,卻也非常困難。

「等等,你說什麼?」

「哥。」慈慈看著我,緩慢而且清楚地說。「陪我一起洗澡,像小時候那個樣子。」

我們家裡確實有一個容得下兩個成年人的浴缸。

本來這個浴缸,是我爸媽每天工作完紓解疲勞的好地方,後來我和慈慈出生後因為愛玩水,每天也總愛泡在裡頭。

但是我和慈慈小時候儘管愛洗澡,每天還是只有那短短一個小時可以在熱水中度過,於是有一次我們背著爸媽費盡了千辛萬苦才放好了一缸水,直到進去玩後感冒了一個禮拜,我才學會怎麼用熱水。

後來隨著我和慈慈慢慢長大,我們一起洗澡的時間越來越少,到了男女有別的年紀後,就完全分開洗了。也因為方便的關係,我們也逐漸捨棄了泡澡,開始學著淋浴。

一個人住以後,我偶爾還是會把浴缸裝滿了水,把自己泡在裡頭什麼都不想,但這也僅止於高中那三年。我上了大學後,因為沒人在家,浴缸也幾乎沒在用了。

稍微清洗一下,要用浴缸非常簡單。但困難的是明知道不適合這麼做,卻還要跟一個只小自己兩歲的大女孩一起入浴。

想到這裡,我陷入了沉思。

慈慈此時站起來,留下了一句話:「我先去放熱水,等你過來。」

我只能嘆息。



讓妹妹依賴,從慈慈出生以來就是我始終沒有忘懷過的任務。

不同於其他的兄妹檔,我在十幾年的時光裡,從沒想過欺負自己的妹妹。也因此,我和慈慈很少吵架,感情也特別好。雖然偶爾會對著彼此爆粗口,但也是僅此而已。

也許比起生活中擁有的一切都得和妹妹對分的不甘心,有一個人可以陪我一起長大更加重要吧。

我把衣服脫了,走進煙霧瀰漫的浴室。

儘管我對於慈慈始終抱著照顧的心態,但我卻從來沒學著用她的角度看世界。

比起殷蘭,我欠慈慈的並不是一份感情。

而是欠她一個對於成長的信任。

我不知道我現在這樣做好還是不好,但該說的,終究要說。因為我已經禁不起因為沒有開口,而再對不起誰更多了。

我和慈慈都已經成人,所以進了浴室,我始終不敢讓自己的視線太低。一來是最基本的禮貌,二來是我不想讓任何畫面破壞自己心中關於妹妹的一切印象。

簡單把身體洗了乾淨,我緩緩走進浴池,面對著慈慈坐了下來。

「時間過得好快。」慈慈看著我說。「上一次一起洗澡是多久以前了?」

「我記得是我國小六年級,你讀四年級的時候了。」我思考了片刻,得到了這個答案。「國中我去住校以後,我們的年紀已經不適合一起洗了。而且在那之後好像也沒什麼機會這麼做了。」

「為什麼不適合?」

動物的繁衍,到了後來大部分都成了雄體與雌體共同進行的有性生殖。而除了人類以外,幾乎沒有任何其他動物會在選擇交配對象時,在乎所謂的倫常道德而挑選對象,畢竟生物的任務就是活著,還有繁殖。

但我一向相信在某些時候,人性還是會被野性的衝動壓制住,而所謂的倫理在那時是毫無用武之地的。為了不讓自己的人性有機會敗給原始的本能,我所能做的就是避免一切這樣的可能性產生。

不過,這個答案並不是我該告訴妹妹的。

「因為尊重。」比起來,面對慈慈時,這樣的回答更貼近我的真實想法。

「哥,說話時眼睛不看別人應該不算尊重吧。」但她卻冷冷地回應。

的確,我從進來浴室的那一刻,眼神就在逃避她,畢竟我們正赤袒袒地面對著對方。我不在意自己被她看光,但我卻很在意會不會看到慈慈赤身的模樣。

「慈慈,我不能......」

「那為什麼你就願意看著蘭姐?」她語氣突然又激動了起來,整個人從水中硬生生地拔起,站直。

那一刻,我看見了自己妹妹已然成熟的軀體。

但比起三年多前和殷蘭過夜時不一樣,我此時此刻只有一個再單純不過的想法。

「......慈慈,你長大了。」幾秒後,我緩緩地說,並且讓自己不再逃避的眼神迎向妹妹的目光。對於妹妹的愛,戰勝了我對於生物法則的恐懼。

我也才明白,原來慈慈真的已經長大了。

她沒有說話,只是站在浴池中看著我。

「坐下吧,會冷的。」

「哥,那我可以坐你旁邊嗎。」

我點了點頭,讓慈慈坐到身旁。

「對了,關於你剛剛的問題。」當我感覺慈慈靠過來的時候,想起了剛剛自已沒有給她一個完整的答案。「其實我面對你們兩個的時候,心裡都只有愛。」

「你愛我跟愛蘭姐,哪個多?」慈慈偎在我的手臂上,就像是一直以來那樣。

「一直都是一樣多的。」我說。「你和她對我都很重要。」

「但你放她走了,你沒有把她留在身邊。」她環抱住我的手臂。「有一天你是不是也會放我走,不讓我繼續留在你身邊?」

我摸了摸慈慈的臉。就在方才見到了慈慈的裸身後,除了明白自己對於慈慈沒有多餘的非分之想,我也領悟了另外一件事情。

「妹,不是我不想把你留下來。」我看著慈慈的雙眼,也彷彿看見了十幾年來,關於我們兄妹之間的點點滴滴。「但有一天,你必須去尋找屬於你自己的生活。不管是爸媽還是哥,我們都只能陪你走一些路,剩下的都是你自己要走的。」

「我很愛你,就像是我很愛殷蘭一樣。但是再怎麼愛,我都不會霸道地想把你們永遠留在身邊。殷蘭有她該做的事,還有離開我之後她該繼續過的人生。你也一樣,總有一天你會是完完整整的冷亦慈,不會只是冷冠音的妹妹而已。」

慈慈沒說話,只是靜靜地抱著我。

過了很久,慈慈才輕輕地問了:「......所以你跟她才會約下輩子嗎。」

我沒說話,算是默認了。

「那哥。」慈慈說。

「嗯?」

「我可以跟你約下下輩子嗎?」

聽到慈慈這麼說,我已經完全明白她的心意。

但我也知道,當我們走出這間浴室之後,已經長大的慈慈就該踏上一條沒有我時時陪伴她的道路了。

而當她慢慢走遠了之後,比起冷冠音的妹妹,她一定會更喜歡自己是冷亦慈。

所以如果這個允諾,能當作送給妹妹最好的成年禮物,我為什麼要拒絕呢?

「打勾勾。」我伸出了左手。

「打勾勾。」慈慈也伸出了右手。

今晚過後,就真的不能再一起洗澡囉。
--
--
在下潺淵。

共 2 則回應

2
潺淵很有毅力,目前有計畫出版嗎?
3
B1,其實《海邊的留言》已經校稿完,開始找出版社合作了。

「十二星座‧不完美」這個系列顧名思義有十二個故事,就算沒人願意收稿,

我還是會秉持根性寫完。(而且每次寫完一個故事,回頭一看字數都破15萬.....orz)

還是謝謝您的鼓勵啦!

--

在下潺淵。
馬上回應搶第 3 樓...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