題外話:
寫到有些頭痛
大概想太多了XD

角色的一段話:

唯有少數是最可憐的,
因為他們有自己明確的想法
然後卻被那些盲目的多數人給埋沒。

-By 阿飄

其他作品:



(文長慎入,將會修改之文,請盡量的提出意見)







18


我跟靜走在學校的路上,一如往常的人行步道、來往的車輛、在路上的學生。

這便是我早上的日常,即使平淡乏味,也是得好好過的一日。

「哥哥啊!」靜朝我的耳朵大喊。

那樣的大喊讓我有些清醒,「怎麼了?」

「你還沒有解釋清楚手上的傷到底是哪裡來的。」她指著包了紗布的左手。

「只不過是驅邪用的,還挺管用的,要不要哥哥也在妳的手上割一條。」我露出邪笑。

「不必了,那樣反而是幫你妹妹招福呢,會有一堆的同學這麼說:『靜妳怎麼受傷了!是不是被妳哥虐待了,讓我把妳哥除掉吧!』之類的。」

不對,這根本就是妳的想法吧…但是也許會像妳說的一樣會有一堆同學跑來問妳。

「語姊姊肯定很生氣吧?」

「妳怎麼知道她很生氣?」我有些訝異的看向靜。

「總之,讓語姊姊生氣的那個人也蠻不得了的,不對,應該說哥哥如果你不那麼做的話,那個人也不會被語姊姊處刑了吧…」靜露出了邪惡的笑容,就好像已經知道語會如何對付那個人一樣。

處刑?我不太理解靜所說的,但是聽到了這樣的詞彙我覺得不太妙。

「哥哥等等到學校應該就會知道了,記得要告訴我詳細喔~有些東西我很想跟與姊姊學呢!」

妳指的是甚麼?把人處刑嗎?妳是打算用在妳哥哥身上嗎…

走到了一年級大樓,「那回家後見了,哥哥。」

「恩。」我點點頭。

我走到了教室門口,看到某些人看了我一眼之後就將目光移開了。

望向第一排第一個位置,那是朱同學的座位,他似乎異常的低落,還在不斷的捶桌子,還不斷的說著:「我錯了…」

語妳到底是何方神聖…可以把一個正常人弄得那麼窩囊。

「阿飄,早啊。」語一如往常的微笑。

「早。」我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有人說過,如果惹怒了那些脾氣很好的人,是非常可怕的事情,那麼語大概就是那個脾氣很好的傢伙吧?

語,是既堅強又脆弱的,那軟弱的一面,大概只有在那時才知道,欽姊姊被砍倒時,她究竟受到了多大的傷害?我也無法預想,但是換作是我,我大概承受不起吧?如果是靜被砍倒,我會堅強的去打給救護車跟警車嗎?我絕對會失去那一分冷靜。

「阿飄。」

她真的堅強過頭了。

「阿飄?你有聽到我在叫你嗎?」語在我的面前揮動手。

「怎麼了嗎?」

她現在就擺出了那種快點問我的表情,「不,我還以為你會問我是如何教訓朱同學的呢~」

不,我是不會問的!妳就算在氣勢上壓迫我,我也不會問的!

「我沒有甚麼興趣知道。」我打開了小說。

語鬧脾氣的將我小說闔上,「阿飄都不配合~」

「所以語做了甚麼…」只好問了,不問就沒小說可以看了。

「關於這個,就是長達看似十二分鐘卻像是過一年一樣痛苦的人生哲理。」坐在旁邊的姍,看起來精神有些不濟。

「姍怎麼可以這樣說呢!而且是要我告訴阿飄的耶!」

其實我還蠻好奇語是散發著甚麼樣的氣場去講那種東西的,一點都不好奇她所講的內容。

為什麼我可以隱約的感覺到其實她不只有講人生哲理!

姍看了我一眼後,走到了我旁邊,靠近了我的耳朵:「她在講人生哲理的時候,其實還毫不猶豫的說了很多很過分的話,雖然對方的身體沒有受到甚麼傷害,但是內心大概留下了很大的創傷了。」

「她到底說了甚麼…」我小聲的詢問。

「大概就是…講到一半可能會配一些『社會敗類』、『垃圾不如』之類過分的詞彙,不過這些還算還好,剛開始朱同學也聽得下去,但是最後那幾句真的蠻打擊人的,所以就變成那樣了。」姍嘆了一口氣,繼續小聲的說話。

然後我跟姍都看向了語,「怎麼了嗎?為什麼要看我?」語則是有些呆呆的出現了一堆的問號。

「不,沒甚麼事。」我跟姍一口同聲。

之後,姍回到了座位上。

「阿飄應該是第一次看到我生氣吧?保健室那一次。」

「恩。」

「有嚇一跳嗎?」語有些低落的詢問。

「與其說嚇一跳倒不如說,當下覺得『太好了』。」我再次翻開了小說。

「甚麼『太好了』!我可以生氣了耶!生氣了喔!」語嘟嘴的說著。

我看向了她,「因為可以更加的知道語啊。」

她的臉突然變紅了,「說、說甚麼話啊!」

「怎麼了嗎?為什麼臉變得那麼紅,發燒了嗎?」我不解的碰了她的額頭,「沒有啊…」

「阿飄這個大笨蛋!」語的臉更紅了。

她趴在桌子上,擋住了自己的臉,「不理你了啦!」

我無奈的回過頭,繼續翻著小說。


交通隊結束後,語拉著我說要一起回去。

「平常不是都一起回去的嗎?今天怎麼那個急…?」我受傷的左手被拉住,但是語並沒有握得很用力,所以並不會痛。

「畢業旅行,遊玩組有跟誰一組嗎?」語放開了我的手。

「當然是沒有啦,我不太可能會有組別的。」

雖然是有人邀請,但是我還是拒絕了,感覺上那種組別是再湊人數的。

語有些呆滯的看向前方,「說得也是呢,阿飄的人際關係還是沒有那麼的好。」

「說起來,阿飄好像也只有跟我還有姍聊的比較開呢。」

「那是因為坐在周圍吧?所以才能夠即時聊天。」我看向了天空,有些許的烏雲,但是還不到會下雨的程度。

「就算換了位置也是可以聊的喔!」語有些激動。

她有些搖搖晃晃的倒在我的身上,我扶起了她,「怎麼了?」

「沒甚麼,只是有一點不舒服而已…」語的臉有些慘白。

「今天我送妳回去吧。」

語有些虛弱的點點頭,我將她的書包拿了過來。

一路上語有幾次差點倒地,「要不要我揹妳。」

「這樣阿飄承受的住嗎…」

我直接揹起了語,我的手放在她的書包的下方,然後用書包撐起了她,「意外的輕啊。」

她用雙手環著我的脖子用溫柔的語氣說著:「謝謝你。」






--正在努力成為小說家!
—楔

共 0 則回應

馬上回應搶第 1 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