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凱揚

1

我看著好不容易說服自己才捨得買的Daniel Wellington手錶,再過兩個小時就能下班了。

還是跟昨天一樣的日子,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還是一個容納五個人的狹小辦公室,坐離門口最近的會計小姐旁的電腦專門播放著跟昨天一樣的電台節目,此時電台DJ還是像昨天一樣的用活潑熱情的情緒講著一點都不好笑的冷笑話,坐我前面的兩位同事啪搭啪搭的敲打著鍵盤,眼睛專注的盯著螢幕,而原本應該坐我隔壁的廢物主管出差去了。

我伸展了一下僵硬到不行的脖子,好險老闆沒有在辦公室裝設監視器,不然我打混發呆的蠢樣就被看的一清二楚了。

「也太悶了吧……」難道同事們都不會累嗎?

看著電腦螢幕上的零亂機構,明明只差一個零件我就能把整部機器給串連起來,但我想破了頭、喝乾了馬克杯裡的咖啡,螢幕中的3D立體設計圖還是原封不動的杵在那裡,它似乎用一副擺爛的表情告訴我:「你能奈我何呢?嘿嘿。」

真幹。

「張凱揚!如果你這個月底還沒把這個案子給我搞定你就準備回家吃自己吧!」想起那個機掰主管的嘴臉,要不是為了承諾當年我與“那個人”的約定,我還需要待在這個毫無前景可言的中小企業當被使喚來使喚去的可憐設計師嗎?

我看著用黑色手套封印的右拳,心裡忿忿不平。

但說穿了,黑色手套的底下,只是藏著一個裝飾品罷了。

「一個蘊藏強大力量但無用武之地的裝飾品?」我伸出右手,讓辦公室的日光燈肆意的照著它。

這個意外獲得的禮物,並沒能讓我往後的人生可以因為它而有什麼不同。

坐在前面的同事突然挪動了一下椅子,我下意識的迅速將右手拉下,還摸摸是時候該剃的平頭,假裝只是抓抓癢。

仔細想想,每當工作上有什麼挫折,我總是將右手緊緊握著,自我安慰似的提醒著自己跟別人有什麼不同,當年用這威風凜凜的右手臂做了哪些了不起的大事。

「小兔崽子,這個手套給你。」想起“那個人”當初給我這個再普通不過的黑色手套,也只是要告訴我,那個打打殺殺的時代已經過去,手套的意義是要我謹記在心。

雖然好幾次被喜歡勾心鬥角的同事挖洞跳。

雖然好幾次聽從主管指示做事,結果事後出錯了主管卻用機掰臉跟你說我有說嗎?不要做錯事只會推卸責任好不好?

雖然好幾次被現場製作人員靠北說我設計的東西怎麼這麼難做?是自以為厲害嗎?還是想要表現給誰看?

雖然好幾次被主管捅完,老闆氣得告訴我他是好心收留我,不然我在別的老闆眼裡是垃圾,是他懂得運用我才能在公司有生產力。

雖然好幾次客戶確認了設計圖,結果臨時要改,改了再確認,確認了又改,這樣循環個一萬次之後,才發現最終版本跟初始版本完全一模一樣,但交期卻從沒因此延後。

雖然好幾次我都差點直接將右拳猛力砸在地面,但我都忍住了。

黑色手套完好如初,跟新的一樣。

我以為我可以假裝平凡。

我以為我可以用我僅剩的機械知識苟且偷生。

我以為我可以說服自己不再去懷念當初那個自由自在的自己。

只是,一切都只是我的以為。

也只是一次又一次的讓現實毫不客氣的將自己打醒。

我卡在過去與現在的細縫裡,我回不了過去,也習慣不了現在。

2
靈感真的是一個很奇妙的東西。

我看著電腦螢幕,原本那個想半天都想不出來的該死零件,突然被我以一個毫無記憶的過程給搞了出來。

剛剛還充滿謎團的複雜機構,現在居然就這樣莫名其妙的被我組合在一起。

按下檢查干涉的指令,軟體經過短暫的運算,一個顯示“選取的物件並無發現干涉”的視窗跳出,代表這個機械裡的零件與零件之間不會產生相互干擾。

再按下模擬機械作動的指令,軟體再一次短暫的運算,機械便在三維的空間中,以一個優美的姿態運作了起來。

這是一個製藥實驗室的案子,客戶要求我們公司設計一個能以萬向自由旋轉的多頻率旋轉機器,聽說客戶正在研發的藥物必須用特定的角度變化且以不規則的頻率下旋轉後才能製成。

真是無奇不有。
說到這,這次的案子不知道會讓公司獲利多少錢啊。

想到每次辛苦的焦頭爛額,換來的卻也還是微薄的薪水。

而且每次設計的時候我都不能真正的將自己的理念設計在其中,客戶說改就改,就算客戶不改機掰主管也會有他的想法,比如節省成本啦,偷工減料能省則省、不是什麼國際規範不需要用這麼精緻等等的說法,讓我原本覺得完美的作品變成我眼裡粗糙的東西……

他也常常擅作主張的趁我不在座位上的時候,偷偷的將我設計的檔案複製走,然後再自己修改其中幾個地方,上交給老闆後將一切功勞歸功於自已。

就算他沒偷偷的侵犯我的智慧財產,每次設計完的案子也還是會再經過他的手上,他也還是可以從中挑選他覺得“值得”的作品稍做修改。

一切功勞又歸他所有。

「凱揚,做得好。」他總是拍拍我的肩,擺出他最擅長的欠扁表情。

機掰主管,果真實至名歸。

但其實這也代表我是有工作能力的啊!

只是你沒想到我能在你出差的時候完工吧!

我使勁的露出得意的笑容,任由嘴角張狂的向上延伸再延伸。

就用這個作品堵住你們這些上位者的機掰嘴臉吧!

3
老闆的辦公室冷氣開得特別強。

「這是你設計的嗎?」老闆筆電插著我剛從主機上拔下的隨身碟,裡面放著我剛剛出爐的作品。

「嗯……是呀。」我故作鎮定,不想被他看出我內心的得意:「剛剛完成的。」

老闆的辦公桌比起我們員工分割再分割的小座位大上許多,但桌上除了筆記型電腦以外,只有擺幾本聽說根本沒在翻的商業周刊跟一個馬克杯,杯子裡永遠裝著他專屬的特級高山茶。

這麼大的辦公桌對面擺了一張連靠背都沒有的木椅──專屬員工。

超強的冷氣、超大辦公桌,還有一個坐起來超不舒服的木頭椅,根本就是想將自己的地位提升到最高點嘛!

老闆的表情完全被筆電給遮住,但我想老闆的表情一定很驚訝吧?

畢竟主管總是把功勞歸功於自己,把錯誤推卸給我。

老闆把筆電緩緩推開:「凱揚,趁這個機會,我就坦白告訴你吧……你的設計,完全不行啊!」

「蛤?」

「你看看你主管的設計。」老闆看出我的不服氣,馬上打開一個面熟的檔案:「人家設計的東西就是這麼好,你的設計完全不行嘛!」

但那明明就是我畫的圖啊!

「老闆,您誤會了吧?那圖明明是……」

「又來了,你看看你!你主管總是跟我說你有狡辯的壞習慣,做不好就要虛心接受嘛!你如果真的做得好人家會這樣指著你的鼻子說什麼嗎!」老闆用食指開始對我評頭論足,一下子說我只會摸魚別以為他不知道,一下子又開一個明明是我設計,但被主管巧妙的納為己有的東西來說嘴,還說我常常推卸責任。

真是夠了!

「凱揚,你要記得,能力多大,舞台就多大,要好好的充實自己的本事。」老闆收起食指,語氣漸漸變的收斂,隨後嘆了一口氣。

「……」我看著被主管完美馴服的無腦老闆,已經無話可說。

「你就做到今天吧。」

果然。

「但你也不要氣餒,人生的路還很長啊!你還年輕嘛!只要努力,一定會找到適合你的環境的啊!」老闆硬是露出一張勉強的假笑:「人生就是不停在跌倒中找到站起來的方法嘛!」

隨後站起來示意他已沒話好說,用手揮向門邊,送客慢走。

我嗤之以鼻,其實你人不壞,只是被機掰主管蒙蔽了。

我還是禮貌性的向老闆點點頭,打開門後,會計小姐一臉困惑的正跟一個奇怪的男人不知道在講什麼,而另外兩個愛勾心鬥角的同事,有默契地用奸詐的表情同時看著我。

……真是一群險惡的人啊。

其實離開這裡也不是什麼壞事吧,趁著這個機會去看看不一樣的工作環境也沒什麼不好啊,說不定還可以去當個保全,偶爾還可以扁扁壞人也不錯。

我一邊收拾著東西,但眼角餘光裡那個突兀的男人實在讓我很難不去注意。

站在櫃檯前那個奇怪的男人越看越怪,戴著圓型的細框眼鏡,蓬厚的頭髮讓他顯得毫無朝氣,明明是大熱天卻穿著一件黑色大夾克,講話的時候頭還不時的微微抽動。

太怪了。

「就跟妳說我要找一個叫賴俊德的人你是聽不懂喔!」怪人突然拉高音量,眼睛突然瞪得很大。

「就跟你說這裡沒這個人!你搞錯了!」會計小姐也不遑多讓,對等的調高音量:「你再不走,我就要請警察來了!」

「不可能!我知道他一定就在這裡,妳不要想騙我!」怪人越說越激動:「我要找賴俊德!賴俊德!」

說也怪哉,世界上同名同姓的人何其多,怪人嘴裡的賴俊德卻恰巧跟我一個高中同學同名同姓。

「賴俊德出來!賴俊德出來!」怪人開始手舞足蹈,兩個平時也互相暗鬥的同事也紛紛加入戰局,一個上前施壓,一個作勢打電話報警,會計小姐則是越來越驚慌的盯著怪人又吵又鬧,畫面越來越離奇。

直到怪人看到同事想要打電話報警,才停下脫序的行徑,一手將剛剛上前的同事甩飛到牆上,你沒聽錯,那個同事真的凌空飛起撞到牆才摔到地上。

「你想幹嘛!把電話掛掉!」怪人指著想打電話的同事,同事被眼前的荒謬景象嚇得趕緊掛上電話,下意識的高舉雙手。

怪人好不容易安靜下來,另一旁的會計小姐卻開始尖叫了起來,怪人狠狠瞪了會計小姐一眼,方才又安靜了下來。

此時怪人將眼神轉向我。

這種場面我早已見怪不怪了,只是沒想到這樣的場景在我以為早已乏味多時的生活中可以再次上演。

怪人似乎很驚訝我為何還能如此冷靜,歪著頭,卻還是不時的微微抽動。

我冷冷的看著怪人,右拳蠢蠢欲動。

這下有趣了,我露出久違的真實微笑。

4
「你為什麼不怕我?」怪人歪著頭,表情相當疑惑。

「……」我還是冷冷看著他,臉上依然保持微笑。

他身上,一定也擁有不同常人的基因。

剛被甩去撞牆的同事,躺在地上,絲毫沒有任何動靜。

只是我現在並不想知道你是從哪來的,也不想知道你找賴俊德幹嘛,也不想知道你說的那個賴俊德是不是正好就是我高中認識的那個賴俊德。

我只知道,我今天心情很不爽。

非常不爽!

怪人已經站在我面前,頭還是歪著,還是一樣的微微抽動:「說吧,你是不是知道賴俊德在哪?」

「如果我不說,你想怎樣?」我裝作知道似地,鄙視的看著怪人:「像剛剛甩那個人一樣把我甩出去嗎?」

看來這句話惹怒了他,怪人突然直挺原本歪著的脖子,表情變得相當迥異,二話不說瞬間張起雙臂同時朝著我身體左右兩側搥來!

他果然異於常人,這一擊的力道非比尋常,我舉起雙手採取防禦姿勢,怪人對於效果似乎不是很滿意,張開雙臂又是一擊!

這一擊的力量更是強大,我身體兩側劇烈鎮痛,一時混亂之下急忙蹲低身姿,這一蹲,讓原本又再發動一次攻擊的怪人撲了空,雙搥碰撞在一起,震得怪人雙手發麻,瞬間停止了攻勢。

「換我了吧!」我大喊,怪人身上雖然穿著大夾克,但過去的經驗讓我馬上找到了肝臟的大概位置。

左拳!

直接命中,這一拳讓怪人稍稍往我右邊移動,表情變得痛苦。

顯然這不是正常人類的肉體觸感,瞄準肝臟,再一次左拳!

這一拳怪人從喉嚨深處發出沉悶的吼叫聲。

但我不想給怪人喘息的機會,肝臟!肝臟!

一拳又一拳!

怪人表情隨之變得更加猙獰,身體也越來越扭曲。

白爛客戶!陰險同事!無腦老闆! 機掰主管!

將工作受的委屈與憤怒完全發洩!

「嗚!」怪人忍痛,眼神雖已變得渾沌,但居然張開雙臂,試圖想再次發動攻擊!

太慢了!

右腳奮力一蹬,握緊左拳,將力量完完全全集中再集中!

下巴!

怪人急速仰頭,彎到不能再彎──

這一拳,怪人終於倒地。

此時我才發現眼前的景象有多麼詭異,原本好端端上班的地方,一個同事居然被扔倒在一旁,另一個同事張大著嘴像是被點了穴一樣的靜止,而會計小姐則是突然發軟癱在椅子上,惹得我噗哧一聲忍不住笑了出來。

仔細想想,怪人的攻擊強力卻相當怪異,居然張開雙臂從兩側攻擊,這樣的攻擊位置既不會擊中要害,還會讓自己門戶大開,處處是破綻。

但要不是這樣,我應該不可能全身而退吧?我摸著剛剛抵禦攻擊的兩側手臂,疼痛感居然還沒完全消除。

我看著躺在地上的奇怪男子,“那件事情”顯然沒有完全落幕。

「快打電話報警吧。」我看向還張大嘴發呆的同事:「還愣著幹嘛?」

「喔!是!」同事立馬闔上嘴巴,拿起電話驚慌報警。

這還是我第一次在公司覺得有立足之地啊,感覺真是不錯。

回過神的會計小姐也趁勢跑到老闆辦公室叫老闆出來,老闆看著會計小姐慌張的樣子也趕緊跑了出來,但卻除了一直說怎麼這樣之外沒有任何有建設性的舉動。

我拿起裝著剛剛收拾好東西的紙箱,搖搖頭,連再見都懶得說。

不過剛剛的衝突倒是讓我深深回到以前那個真實的自己。

那個自由又踏實的自己。

再加上可能是那個怪人一直喊著賴俊德這個跟高中同學一樣名字的關係,讓我腦子開始回想起高中畢業前發生的“那件事情”。

以及之後與“那個人”的奇幻旅途。

我推開辦公室大門,下班的鈴聲也正好在此時悄悄響起。

剛剛毫無上場機會的右拳,依然被黑色手套象徵性的緊緊封印著,卻還是蠢蠢欲動,一副蓄勢待發的樣子。

呵,下次,再讓你上場吧。








─Can 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