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比較在乎的是為什麼要用房仲的角度來做商仲的事情? 為什麼跟客戶介紹店面會提到投報這種事? 照台北的平均行情來看,頂級商圈4000-5000萬左右的店面,租金行情標準大概落在5-8萬,基本上投報不會過2%,倘若有屋主願意把出售底價訂在現況租金淨收入投報的2%以上,基本上都算是蠻可賣的店面,詢問度應該會很高。 所以商仲真正在跟客戶談店面的生態,一不會講投報、二不會講實價登錄,我們分析的角度會是稅務、現金流、未來潛力等方向。 何況今天客戶是捧著三億多的閒置資金來找案子,假如客戶真的是職業收租客,那就更不可能會把資金拆分成不同的幾個店面收租,還買一億多的負資產來砸自己的腳⋯⋯